yuki

=ゆき/ゆうう(→优)
长期失踪
杂食动物
书签厨暗杀厨弹丸厨阳炎厨 /乙女游戏爱好者/腐向拒绝/可爱的男孩子和女孩子是世界的宝物/偶像梦幻祭过气转校生
近期入坑凹凸,总而言之现在在乙女和bg沼里
微博:Yuki_枫妹的钢琴

lar太太回我辣😭😭😭我jbsjsjjsjsjmnwjq(醒醒)

【凹凸世界】《神死掉了》[又名:神和神和神]

我流瑞秋
人物崩坏和ooc十分严重
困死,写的很乱……大概以后会修改
妄想因素众多
双向剧情

「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神啊」①

那一天的天气很差,他在过去只见过一次能与其相提并论的糟糕气象。

令人感到压抑的黑色席卷了整个天空,甚至在那上面还夹杂着少许浓稠的像是要融化般的深紫色,从那上面连一点光都看不见,天空被地上的光亮照到后才能看清景象。

                                      最低
他终于站在这个大赛的最高点了。

幽蓝色的荧光草绽放出的点点微光并不是很亮,但是对于他来说却正好。
他的烈斩早已不在手上了,反着光的碎片在他的脚下似乎汇集成了镜湖。

“恭喜你,亲爱的参赛者,你成为了凹凸大赛的冠军。”
丹尼尔笑眯眯的从虚无之中出现,说着不知道和其他人讲过多少次的话。然后他展开了双臂,
“那么,你的愿望是——?”

格瑞此刻发现丹尼尔那笑眯眯的眼瞳里,是比现在的黑夜更为黯淡的颜色。

“……”
他先是沉默着,接着用着嘶哑的嗓音回答道,

“我的愿望是……”

-

真相永远是啼笑皆非的。

往日的记忆一股脑的灌输到了他的脑海里,他甚至对于这份真相都要忍不住笑出声来。

                                                        神
他所追寻的,竟然是这么可悲的希望啊。

错误错误错误错误错误错误错误错误错误错误错误错误错误错误错误错误错误错误错误错误错误错误错误错误错误错误错误错误错误错误错误错误错误错误错误错误错误错误错误错误错误错误错误错误错误错误错误错误错误错误错误错误错误错误错误错误错误错误错误错误错误错误错误错误

他不后悔寻找到真相,但是在得知一切之后他先是惊讶,之后却是冷静了下来。

从过去就开始了,他的人生,永远被背后的「那个人」所操纵。

他觉得自己似乎就是某个提线人偶,一步一步的按照「那个人」的计划迈着固定的步子,在失去一切之后笑着告诉他真相。

不过。

-

格瑞站稳了身子,脸上的表情仍旧是没有任何变化。

“就算你告诉我的一切全是真的,那又怎么样”

“不愧是你啊,格瑞。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没变啊。”
熟悉的女声从眼前不知名的物体里传出。

“秋”

“说起来,要是你们选择不来这里就好了。”
她的语气一下子变得沉重,这迫使格瑞不由得眼前又浮现了金最后的模样,
“要是不来到这里的话,就能逃脱「那个人」枷锁的束缚了。”

“可是我们已经被锁住了。”

“……就连现在,也一样啊。”

-

神死掉了。
在这个世界创世之初,神早已抛弃了这个世界。

所谓是世界的支撑者,只有神使而已。

——假用神的名义,耗费神使身上全部的元力以及死去人的元力,去供养这个世界。

参加这个名为“凹凸大赛”的牺牲游戏的人,最后都要化为这个美丽的世界的养分。

                               谎言
每个人来到这里的诱因全部都是被“神”从出生开始就所赋予的种子。
从一开始便决定大致的命运方向,最后将每一个人都引到末路上。

每一个人都发了疯一样的去寻找解除那魔咒的方法,但是都毫无成效。
他们的元力日渐衰弱,而且无论怎样也无法提升,连带着衰老也在加速——为了保证在七年之后他们能顺利化为养分。

“为了拯救登格鲁星,我必须要也不得不要留下来”

“……但现在,拯救的心成为了你最后的末路”

“拯救也是你的末路啊”
“不,那是我们,包括这个星球,这个世界里所有人的末路啊。”

她的身形没有恢复成原本的样子,只是将脸望向丑陋的天空。
格瑞也应声望去。

真暗啊。但是荧光草还是在为它照耀着。

-

他觉得自己似乎被秋牵起了手,他被碰到的地方十分冰冷。

                                   末路
“——共同走向我们的  神   吧”

“然后,要拼命打败她啊”

后记●
①是某游戏的neta,如果玩过原作的话这句话可能能想起来

神是谁呢
如果能明白我的意思的话,「绝对违抗不了的神」的身份就很明显了。

双向剧情

【凹凸世界】摸鱼,一个邪教

瑞秋,好了可以关网页了大家
人物崩坏有,我流瑞秋
私设很多

登格鲁星的每一天都是晦暗的——不仅每个人身上都散发着令人不愉快的颓废的气息,就连耀眼的日光出现的次数都并不是很多。连空气里都散发着绝望的气息。
这个星球的人们都完全可以改变自己的命运,但是没有人想去,也没有人敢去。

“去了凹凸大赛的人,没有一个回来过。”

秋在幼时曾经听过父母这样沉重地用嘶哑的嗓音对她说过。他们一层一层的皱纹里面的痛苦与绝望从那些深凹下去的纹路上弥漫开来。

“……好。”
她那时候愣愣的回答了他们。她看见了得到回应的父母微微绽开了笑颜。虽然很勉强,但是确实有在笑着。

-

秋在那之后遇见了格瑞,那时候金还特别小,整天就缠着格瑞要和他玩。
她有的时候也会和金与格瑞说凹凸大赛的事情,金说着好厉害啊他也想去然后获得大赛第一。格瑞则还是什么都没说,淡淡的把头偏在一边不知道在想什么。
不过秋能看见他眼中流动着的某种光芒,坚定明亮的好像太阳。

-

登格鲁唯一能够令人感受到心灵慰籍的地方只有溪水的附近,不过外界再黑暗,溪水却是无论怎样也不会被染上黑色的。
这里的人对于这片净土也尊敬有嘉,比起那种虚无缥缈的创世神和神使,清澈并且能给人慰籍的水流反倒是他们最喜欢的东西。
“……你想去凹凸大赛吗。”
秋在溪水旁坐下,习习的清风吹过她的耳畔,背后传过来了格瑞的声音。
“恩。”
“为什么。”

“因为”
秋看向溪流,那水看起来是暗的,只有用手舀起来才能发现它的清澈,
“我想要让这个星球变得更好。”
“我们不应该受到这种待遇,这不公平。”
“我想要看见阳光照着清澈的溪水,水在微光之下泛出亮白的样子。”

“我想要看见这里所有的人都过的更加幸福。”

“是吗。”
格瑞再一次偏过了头,他用他那紫罗兰色绮丽的双眼沉默的盯着奔腾不息的水流,久久都没有再说话。

-

秋没有回来。

过去格瑞也曾见过她施展实力的时候,她并不弱,可以说非常强大了。
“因为我不是在为我自己战斗啊。”
“我的能力背后,是所有的需要我去守护的,最重要的人。”
她的话语仿佛还像细碎的风那样拂过他的耳畔。

格瑞清楚自己要做什么,他和秋拥有着完全不同的信念,也不会因为她的下落不明而停滞不前。
她可能死了,可能没有,但是格瑞倒是更加相信秋已经死去的事实。
如果她没有死的话,那么一定是成为神使了。
成为神使?他为什么要做那种事?难道她之前说的话全是谎言吗?
或者说,在这这一切的背后还有什么更为重要的——

格瑞没功夫去想创世神要做什么大动作,他想知道有关他的一切想到发疯,而凹凸大赛就是个机遇。
就算有着无数艰难险阻也要继续战斗,就像她一样。

-
他站在领取技能的终端机前。
毫不犹豫的,按下了确认。

后记:
没有糖也没有刀子的垃圾
我流瑞秋

凹凸世界目前吃的CP向,为了避雷P1先盖一下。
手机自带没有黑色,用了深蓝色替代。
深蓝差不多等于雷
浅蓝是希望相处的很好的关系,原作本来关系就很好的那些人的懒得连了。
浅草是个腐向,拉我入坑的亲友吃这个。意味是“看到CP向不会雷偶尔(是偶尔)还能和你吹两句(棒读式)……总而言之就是勉勉强强的那种”首页也不会放出这两个人的CP相关。
紫色觉得有点意思,感觉会蛮好吃的样子但是还在徘徊中的CP。
没连的人是迷迷糊糊的感情……以后会补上的,目前没太搞清楚各自的性格(嘉德罗斯除外,我真的找不到CP吃)
○特殊:丹尼尔:除了丹秋之外其他的全是雷点,谁安利我就打爆谁的狗头。
安迷修腐向也是巨雷(尤其是和某大赛第二)安艾也不吃。
瑞秋是自己迷之入的邪教,破CP一点粮都没有怕是要饿死我……
金凯也好吃的,但是因为雷凯的关系没有脸上红线……

——总之呆毛姐弟丹秋雷祖世界第一!!!

码个进度,大概也是之后会更新的东西。
乙女tag打了也没用我还是删了吧

→8K字的嘉她文手挑战(?)还包括十个关键词
→紫堂幻她的乙女向,龟速更新中
→偶像梦幻祭乙女的点文,有种弃坑的冲动但是说不定会写完
→瑞秋大邪教,我要把冷CP安利给世界
→《灵魂电车》的二修,在剧情方面估计会增加很多内容,但是同时时间也会花很久
→all甜心超人的系列,我怕不是石乐志
→超搞笑级的凹凸大赛,上次的嘉她萌生出的蛇精脑洞,也不知道写啥CP反正就是有个梗
→无脑糖的番外篇

【凹凸世界】呆毛姐弟,一个无脑糖

>人物ooc崩坏
>真的是无脑糖
>含一句话鬼莱(?)总而言之还是骗个tag()
>真的要是看不下去也求求你们翻到后记看一眼(……)

巧克力那股甜的发腻的味道已经在家里面整整弥漫了三天了。
埃米并不是讨厌巧克力,但是想到自己家的老姐把家里面的厨房搞得乱七八糟害得他们姐弟两个最近一直在学校食堂解决三餐(还每次都是他付钱),而艾比就仅仅为了心心念念的那个隔壁班的黄发小子,他就觉得莫名的不爽起来。

不过这个生活显然马上就要结束了,因为今天就是情人节。
虽然埃米还是很不爽。

对于埃米来说情人节也收不到什么巧克力,他们班的那个莱娜除了她的鬼狐学长以外其他男生看都不看一眼,每年只有给鬼狐天冲的心意巧克力。而唯一能做全班份的老姐总说“衰仔你就不用吃啦,胖了多不好,你老姐我就辛苦一点吧。”而回家一口气吃掉两人份的。

老姐的心意巧克力估计是在社团活动的时候会跑去送吧。
埃米一边看着艾比直到放学都只去送了义礼,一边心里想着她接下来的举动,同时打算干脆向社团请个假,在那里做电灯泡多不好。

由于请了假的缘故,今天埃米回来的比往日早了很多,不过他也没有什么事情要做,就往沙发上一躺,等艾比抒发完少女心之后高高兴兴的到家。

他突然间觉得自己请假的行为傻的不行,就像是幼年的时候和他老姐赌气似的,每天躲在房间里怎么叫也不出来玩,最后还是被艾比破窗而入强行拽了出来。

她送别人心意巧克力这件事本来他就算在场也没有什么,反正田径社里面人也不止他和金两个人,他走了别人也会做那个电灯泡——所以他到底请什么假啊!

埃米用靠枕蒙住脸,他现在的思绪差不多已经成了一团浆糊,不由得吐槽起了自己活像个言情小说里面处于爱情迷茫期的女主角。

突然间他感觉自己脸上的压着的柔软的枕头没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盒迷一样的物体。
“衰仔,你今天怎么请假啦——?”
耳边传过来艾比的声音。
“我怕你在人多面前不敢递巧克力呢,特地为你减少一位电灯泡。”
“啧啧啧,真是好心啊你,难得嘛。”
埃米这时候顺手拿起了脸上的盒子,包装他似乎在哪里见过。
是心意巧克力。
“……不会全田径部都没人了吧?他也请假啦然后你没……呃啊?!”
话还没说完,一击暴栗就敲在了他脑门上。

“不,我送给金的事义礼,本命就送给从来没有收到过女孩子巧克力的衰仔你好了。”
艾比将围巾稍微朝上提了一点,
“看衰仔你每年都怪可怜的,今年你老姐我大发慈悲的给了你本命,怎么样,够意思吧?”
“够意思够意思,我老姐对我最够意思了。”
用的虽然是完全没有走心的语气,但是埃米的心情突然间就好了,也不知怎么回事,他只觉得听了艾比这句解释之后浑身舒畅,甚至还能再绕操场跑个五圈半。
他也没客气,说完这话就立刻拆了包装纸,不愧是试验了三天的结果,看起来似乎没有生命危险。

他一口咬下去,只觉得满口全部都是甜甜的气息。
不过这一次的感觉比前三天的好太多太多了。

fin

后记:
对于长篇的计划感到心力憔悴。
我想看他们原地结婚然后恩恩爱爱的日常……()
写到一点四十然而我五点要起来,怕不是石乐志。
算个试做品,主要为了研磨人物性格和相处方式,要是大家觉得没问题的话就想考虑向喜欢的太太要paro授权了哇(……)
顺便求粮()呆毛姐弟这么好吃这么棒棒求求各位太太产粮😭,你产我就吹,能给你吹到天花乱坠(
看情况可能会有番外篇,我觉得稳(除非特殊情况否则应该会有)

总之感谢阅读!!!

【偶像梦幻祭乙女向】《古都に咲く花》

古都に咲く花
『在古都盛开的鲜花』(1)

>明星昴流Xあんず
>性格崩坏有 ooc有
>中篇连载(龟速更新)
>虽然是架空但是有bug还是请指出来(……)
>原曲[古都に咲く花],fumikomidori的纯音乐
@ふゆ 是笔译的点文!(我好久不玩es了写的有点慌啊…………)

京都的紫阳花一簇一簇的盛开了,仲春也差不多过去了,现在是晚春与初夏的交界线。

明星昴流从家中的园子里走出来,绘着混合着紫阳花图案的家旗在溢满着花香的风中飞舞。
——老实说,他现在很疑惑。

他原本是梦之咲偶像科的一名学生。不知怎么回事,醒过来的时候,眼前就是古色古香的卧室,和风的挂轴还标注着不明朝代的日期。
所幸他的记忆里似乎有现在这个“他”在这个时代的知识,至少不会同这里产生文化脱节。

明星,当代的世家。
而他明星昴流则是这一家未来的家主,虽然还只有十七岁,但是在政治方面的才能却毫不逊色于父亲。

这也许是个自我臆想出来的美好的梦境吧。他这样想着。

明星昴流刚刚出了园子,一只橘黄色的毛茸茸的狗就猝不及防的朝他飞扑过来。
“……大吉?”
那只狗点点头,那个样子和自己原本世界的大吉一模一样。
没想到这个地方也会出现大吉。啊,不对,毕竟这里是他的梦境,有它的话也很正常。

这样的话,这个地方还会出现谁呢?小北阿木也会在吗?真绪和其他人①也会有吗?
这个世界的一切都在不经意间让他感到在意,同时他也对将来的事情感到好奇。

“诶……大吉!别跑啊!”
突然间在他怀中的大吉像是看见了什么东西一样,连忙从他怀里跳出来朝着回廊的另一边跑去。
明星昴流也朝着大吉的后面追过去,虽然他这样做似乎有些不合礼数,但是所幸附近也没有其他的佣人。

大吉跑的虽然速度很快,但是也并不会至于让他跟丢。

也不知道拐了几个弯,一人一狗就那样在曲曲折折的回廊上奔跑。
越向前奔跑大吉跑的越快,而显然作为偶像那会训练的体力并没有一并带到这里来,开始变得气喘吁吁的了。
但这种情况也没有持续太久,大吉似乎是跑到了什么人跟前,亲密的蹭了蹭她。
明星昴流抬起头,冷不防撞进那一潭温婉的水色中。

“——明星殿下。”

①“真绪和其他人”:和明星关系好的人太多了,全部打出来也没有太大必要。
                  这里就选取组合里的成员

【凹凸世界】【乙女向】《眼中交相辉映的世界》

凹凸世界乙女群群内活动-五感

>视觉
>原作剧情完全改动,几乎没有重上的()
>CP向:金X女性主角
女性主角≈你(第二人称)
>(非常)ooc+人物崩坏
>全文大约五千字,算个短篇

从幼时所见的世界就是一片灰暗。

奴役和苦难从这个星球的根部就开始了侵蚀,世世代代人们的脸上全都是晦暗的神情。

总有人不满登格鲁星现在这个看起来穷困潦倒的破败样子,为了改变命运而踏上去凹凸大赛的征程,但是没有一个人回来过。
而你,可能也会变成这千千万万个没能回来的人之一吧。

你看向平原上聚成一群又一群密集的野兽。
你曾经见过很多人来这里狩猎,并且似乎都是你在翻动积分榜时似乎见过的角色。他们通常一刷这些小型动物就是一整天,排名却在不断升高。
这次他们还没有赶到这里。虽然这次的情况不太合常理,但你也并没有管那么多,直接发动着技能就开始了攻击。

在你击杀了其中的一个小团体残余的那只一直在挑衅你的奇怪母兽以后,耳边传来了窸窸窣窣的脚步声。那种脚步声和你之前躲在暗处听到的那群参赛者的很像,因为他们中间最胖的那个似乎有点坡脚,走路声一轻一重,听得十分明显。

你连忙固计重施的躲了起来。还没来的急注意他们的动向,你就感觉眼前一黑,接着右眼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
你用左眼望了望那个袭击你的东西。
是和之前的野兽长得差不多的幼崽。

被母子两个摆了一道呀。
即刻杀死了那个幼崽,你用手捂住还在源源不断流血的右眼,快速的离开了这个地方——血腥味会使那群老练的人起疑心。

你也没有多想,找了个没什么人的偏僻地方,买了必要的药品之后就开始处理伤口。
那只小东西似乎根本没有什么攻击力,至少爪子没有陷进眼球里导致眼睛瞎了,只是肿了很大的包,暂时右眼的视觉是没法用了。

处理的时间并不长,正当你收拾了一下准备走的时候却听见了参赛者的声音。
声音的来源就在前面拐角处的树丛后,转过身就看见了两个男生吵吵嚷嚷的走了过来。
那两个人你倒没有在比你排名靠前的那些怪物们里看见过,也就没有刻意的去躲避。

“我记得这附近有个很好的刷怪地点,还有很多能恢复元力的辉兰草……不过有很多参赛者也在那里,我们就在旁边捡点漏网之鱼,积分也不少了。”
紫堂幻忧心忡忡的左顾右盼,这片森林里到处都是参赛者,他可完全不想碰到他们。
“诶紫堂紫堂你看!那边就有一个参赛者!”
金在看到人之后就高高兴兴的跳起来跑了过去,在风的作用下灿金色的头发直向后面飞,险些把帽子都给吹走了。

“等、等等啊!不要去!”
紫堂幻刚刚伸出手想去拉住同伴的手,但是根本没赶上,
“哇……哇啊……完蛋了……”
他无奈的猛抓了一下自己玫紫色的头发,又怕金出了什么事,连忙也跟了过去。

你完全理解不了这个笑得一脸灿烂的男生会兴冲冲的跑过来和自己搭话。在这个时候每个参赛者都在互相提防,哪有像眼前这个人想和其他人交好的。
你们简单的互相介绍了一下,同时你搜索了他的排名。
看见的是比之前所有的参赛者人数多一位的数字。

是今天刚刚加入的新人……?
难怪那些人今天会来的那么晚……看热闹去了吗。

当你还在沉思的时候,后面那个戴着眼镜的也跟过来了。
“紫堂!她右眼被伤到了,我们要不带着她一起刷积分吧!”
他大声的喊到。

你思绪一愣。
他确实问过你右眼的情况,你对他说是被野兽伤到了暂时看不见,但是想不到他居然要带着你一起刷积分。
“你想啊,你右眼现在暂时看不见,万一有什么怪从你的视觉死角那边袭击过来就不好了。所以和我们一起打吧,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嘛。”
“……恩,也是啊……”
你答应的原因倒不是因为担心右眼是个阻碍,那并不算个特别大的问题。不过看着这个新人笑得那么开心,你拒绝的话也说不出口了。

莫名其妙的就接受了组队申请,回过神来的时候三个人就已经刷完在这一小片地区里流荡着的动物们了。
你用左眼看了看金脸上的表情。
笑得真耀眼。你缩回了目光。

你在闲暇的时候会听见他讲述他以前所在的星球的事情。他的星球生活条件似乎和你的一模一样,但是他在提及那段生活的时候,眼睛里总是冒着亮晶晶的光。
他说他以前的生活很开心,有姐姐和青梅竹马陪着,虽然日子过的很苦但是并不感到绝望。
你试着想象着那样的生活,但是没法设想出来。

在过去的生活里,每天耳边回荡的都是人们抱怨叫苦的声音,脸上被艰辛压的从来没有过笑容。

到底他眼中的世界为什么会如此美好呢。

你望向夜空,一闪一闪的明星在悄悄地低语。

“诶你们看你们看!那个是不是北极星啊!”
他指向天空,围成勺状的群星末端有颗星星在熠熠生辉,绽放出比其他的更为闪亮的光芒。
“恩,北斗七星的末端指向北极星,应该就是没错了。”
紫堂幻的声音从金的左边传过来,语气也隐隐的透露出高兴和向往。

“真美啊,没想到在这里也能看见这么漂亮的星星!”金眯起眼睛,表情活像是获得了什么珍宝似的,脸颊上还有点红晕。

你也按照方向看去,本来你并不觉得那星有多么美丽,但听他这么一说,不由得又仔细观察了半响,竟也觉得很好看了。

“……对啊,真好看呢。”
你悄声说出这句话,之后便默不作声的同他们一起欣赏着今夜的满天繁星,心情也前所未有的慢慢放松了下来。

但是。

现在的凹凸大赛的第一波淘汰赛已经快要结束了。
倘若要说就带着他们一起打怪刷积分的话,就算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刷也绝对不可能通过预赛。

虽然那个人一直的再说努力努力,绝对可以办到的这样子的话,但是在绝对的事实面前,怎么拼命也是没有用处的。

天空中的星星虽然耀眼,但是背后的黑暗也是不可能被光所掩盖的。

-

昨天的那批人今天倒是没有迟到,纷纷四散开来,各自占据了一部分独立的地域进行积分收集。
显然那种会吸引他们兴趣看热闹的时候也不会有多次的,你仅仅是瞄了一眼在离森林入口最近的区域狩猎的那个坡脚胖子,就转身朝着远离他们的方向离开了。
虽然最好的那一边被那群人占领了,但是其他稍微差一点的地方的积分也很可观。

你按照之前探索的记忆带领着他们到达了森林的另一边,但是眼前的景象却是你从未见过的。
这片森林的所有动物基本都是一小团占据一个地方,而且就算在同一个区域的动物,相互间也不会太过亲密。
而今天他们却紧密的靠在了一起,像是在保护着什么一样,面上的表情也比往常的更加凶恶。

同时也非常的,难打。

显然今天它们的攻击力比平时多上了好几个层次,这也让队伍不由得有些手忙脚乱。你一个不留神差点就被它们击中要害,辛好金及时的拉了你一把,你才堪堪躲过一击。
“你没事……”他还没来的及说完,猛兽们就又开始了攻击。他带着你飞快的闪开,没有被伤害到。
你的心脏这时候也跳动的飞快,脸不知不觉也红了,不知道是因为被凌厉的攻击吓的还是因为金带着你的高速运动。

不过虽然攻击力高,但在一起的话打起来也快,不一会外围的怪物们就所剩无几了。
你透过小小的空隙看向里面,似乎是一群比一般的动物稍微大一些的睡着的兽类,通过角的长度来看应该都是母的。
居然遇见了怀孕的动物了吗……难怪今天的这群家伙这么反常。

到黄昏的时候,除了中间的那群睡着的,其他的全被剿灭干净了

由于在之前准备了一些辉兰草,所以你们就算连续刷到这个时候,元力也没有完全耗尽。
下面就是重头戏了。
这种动物在怀孕的第一二个月内会尽最大可能的摄取食物,接着在第三个月陷入沉睡,在幼崽生下来或者遇见最为特殊的情况时才会醒来。
尽管在苏醒的时候如果受到攻击就会变得狂暴,甚至会对人作出毁灭性的打击,但在沉睡的它们毫无战斗力,所以这时候其他的野兽就会自发团结起来保护它们。
这时候你也不得不庆幸自己那时候遇见的是一只幼崽都长大很多了的母兽而不是刚刚苏醒的了,不然自己估计早就没命了。
“这是……怀孕的……?”
紫堂幻迟疑的盯着面前安睡的一群动物。
“是的……应该错不了。而且我前天来的时候它们还没有睡着……怀孕的动物积分可是比平常的多好几倍……看来我们运气很好呢。”
你这样说完后暗暗使出元气就准备对眼前的动物一击致命,
“这些动物睡着的时候没有攻击力,你们不用花很多的元力就可以杀……”
“诶!太可怜了吧!”
你还没来及说完就被金打断了,
“他们现在一点威胁性都没有啊!积分可以再赚但是他们还怀着孕呢,就这样杀掉也太可怜了啊!”

“金……”紫堂幻试探性的喊了下他的名字。

“……但是如果不这样的话,你们也根本不可能度过预赛啊。”
“紫堂幻你也知道吧,这种时候的积分就像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一样。这么好的机会,我认为我们应该抓住。”

“为了达到目的……牺牲也是必不可少的。”
“但是!”
“如果你实在不愿意的话……那我们各自就退让一下吧……留下来一只怎么样?为了防止它被其他参赛者所害,我们可以把它藏到隐蔽的地方去。”
“金,现在是特殊时期,为了保证我们能撑过预赛……”
金听着你和紫堂幻的联合劝说,虽然还是很不满,但还是勉勉强强的答应了你们的要求,接着独自一人随便带了一只就找了个山洞去把它藏好。

“牺牲……吗。”

-

之后你们又去那个山洞仔细检查了一番,确保足够隐蔽之后才离开了这里。
“诶,你手上拿着的是……?”
你不由得往手上看了看,一束明黄色的鲜花在你手中迎风飘荡。
其实你本来是对这种东西没兴趣的,但是在路过洞穴的时候发现了很多这样特别的花,在其他地方都没有见过,不由得就摘了一些。
“哇——蛮好看的嘛。”
嫩黄色的花瓣微微摇晃着,隐隐约约的还能闻见花香,虽然很淡但是很清新,让人记忆犹新。

“恩,是很美丽。”
你这次发自内心的赞同起他的话来,一瞬间觉得或许凹凸大赛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糟糕。
毕竟那天的星光以及现在的花朵,都是以前的你从未见过的,美好的事物。

也许这个星球,不,这个世界都可能没有之前看到的那么坏吧。

-

今天是猎物上钩的日子。

你们还是按照昨天的时间去往森林,不过今天那个在入口附近刷怪的胖子已经不见了。

像他排名那么高的参赛者,如果自己的领地上突然出现没见过的东西,一定会产生怀疑吧。

比如说形状奇特的黄色花朵。

-
按照原本的路线到达那里的时候那个人早已发现山洞和那只怀孕的母兽了。
你们刚刚走到山洞门口,他就已经感知到了你们的存在。
“……你们是来跟我抢,不,是准备杀掉我来抢夺积分的吧。”
“诶,诶?是这样吗?”
金在听到对方说的话之后显然完全不理解情况。
“你们真以为就凭你们几个也打的过我吗?”
“当然打不过。”
你回答道,
“我们三个当然打不过你,但是。”

“——有个帮手帮忙的话,解决掉你是完全没问题的。”
说着那个人连忙回过头看那只动物。

有只拿着剑的小斯巴达正拿剑刺向它的肚子。

你的脑内又回响起了之前紫堂幻告诉你的话:
“这种野兽……在沉睡的时候只有在幼崽出生的时候才能醒过来”
“但是,如果在这时去攻击它的腹部,它也会提前苏醒——直到铲除了面前攻击它的敌人!”

野兽猩红色的瞳孔睁开了。

在睁开眼睛的瞬间,由于斯巴达的个头太过娇小,第一眼看到并且攻击的,就是眼前的这个胖子。
一瞬间你的眼前变白了,在刺眼的光芒下你不由得愣了神,但还是向着那男人的方向攻击了过去,防止最后系统完全判定他是被怪物所杀。

“诶……”
回过神来的时候那个人已经化为了点点碎片,那只野兽也重新沉睡了下去。
虚拟屏幕上显示了大量的积分,虽然被分成了三等分,但是数量仍旧巨大。
巨大到可以让一个排名几乎最后的人一下子变成前百名。

不过金看起来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样子,只是呆呆的看着屏幕上面的排名和积分。
“……这样做……真的好吗?”
他喃喃自语道。
老实说,你在决定这个方案的时候,就担心起了他能否接受这个比较自私的计划了。
也因此只把它告诉了紫堂幻。

他的眼中的世界是纯洁的,没有半点阴影。
也正是如此,所以在这个时候,他也仍旧会保持着希望去努力努力再努力,而不是去想一些可能有些自私的手段。
但是这个大赛是残酷的。
如果仅仅认为这个世界是完全美好的而不去接受它的残酷面的话,是无法在这里生存下去的。
“……”
“……如果他不死去的话,我们也许就会被淘汰吧。”
你一时间没想好说什么,倒是紫堂幻先开了口,
“金,也许我们的做法你不能理解,但是我们现在只有这一条路可以走了。”
“现在距离预赛结束也没有几天了,除非发生奇迹,不然就这样平刷下去,是不可能通过的。”
“我知道,杀死怀孕的兽类和参赛者对你来说都不能够接受……”
“……我明白了,紫堂。”
金突然间打断了紫堂幻的话,
“我,我也知道现在情况特殊,或许不这样做的话我们就都要完了。”
“但、但是……我还是……”

其实不光是金,紫堂幻也并不是十分赞同“杀死参赛者”这一提议。
但是因为他了解除此以外别无他法,最后还是咬了咬牙接受了。
现在金这样一说,他也不由得沉默了下来。

到了夜晚,三个人也是仍旧在沉默着。
由于之前的事情,没有一个人提出困了想睡觉这样的要去,一直在人迹罕至,同时怪物也没有的断崖上望着夜空。

快到了凌晨,紫堂幻似乎已经睡着了。而发现金仍旧不作言语的你有点担心起来,悄悄的在他耳边对他道歉。

出乎意料的事他也轻声的回应了你
“没、没关系的!不过我们说好了,以后有什么事情绝对不能杀掉无辜的人!”
“然后,三个人一起闯进决赛!”

“恩,好啊,约定了哦。”

你看着漆黑的夜色,今天也依旧有着星星在闪烁。

不过现在你已经不需要别人说“那颗星星真好看!”才会去注意它们了。
“晚上真黑啊……不过星星还是一样的明亮!诶嘿嘿。”

你听着耳边他的细语望向天空,似乎看见了和他心中一样的蓝图。

“这就是我,和你……一起共同看见的……世界吧……”

不知不觉中,你和他肩并肩一起睡着了。

“最……喜欢……你。”

【凹凸世界】【埃米中心】《灵魂电车》

*分级:pg-13
*和原剧情有的少许关联→妄想因素有
*ooc有
*呆毛姐弟偏亲情向

外面是寂静的夜,只有微微的光亮透过窗子照进来。

埃米从座位上醒来看了看时间,估计自己才刚刚睡过去了一站路。
或许是因为这电车太晃荡了,导致他根本没睡好吧。

他不远处的那个绿色头发的男子似乎在上一站下了车,连同他后面那个黑色的身影也不见了,站在那里的是一个戴着帽子的金发少年。
风从那边没关上的窗户里吹进来,凉飕飕的。

“总算醒了,下一站快要到了。”
坐在右边的艾比面无表情的用红宝石般的眼睛注视着他。
“……我们要在下一站下车吗。”他的头还是迷迷糊糊的,不太记得自己要在哪里下车了。
“大概不用吧。”她答道。
这次她的视线却游离了,没有朝着埃米的方向看。
他顺着目光望去,是那个笑嘻嘻的金发家伙。
“你的……白马王子?”他挑挑眉毛。
“……是啊。”
脸色通红。

电车的速度渐渐变慢了,最终停了下来,无数的人们朝着车门那边挤,堵的水泄不通。
这次似乎并没有再上来人,车厢里骤然间变得空空荡荡的。
那个男生也找了位置坐下来,旁边是个眼睛小子,一脸内向。
之后还有头上戴着星星发卡的黑发女生来找他们,但埃米也没有继续看下去。
他和艾比为什么要乘上这列电车?他头痛的紧,记忆全部都成为了碎片。
来帮她找白马王子?可为什么要来电车上找?
他想去问艾比,但他发现不知怎么他无法问出口。
慢慢的有人从这节车厢里经过,或走个过道,或在这停留一会。
他看见了嘉德罗斯,看见了格瑞,看见了银爵——哦,大概没看见吧,他接着就突然消失了。
他认得他们?不、他绝不应该认得,但他此刻却隐隐的感到发自内心的畏惧。

他的手上突然传来温热,仔细一看发现是艾比握住了自己的手。
“衰仔,不要怕。有事老姐我帮你扛着。”
帮我扛着?但是你自己不是一有危险就跑了吗!
埃米刚刚想这样略带嫌弃意味的回答她,但接着又怔住了。
没经历过危险的他,为什么会产生这种想法?
哦全是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去他妈的去他妈的他再也不想了。
管它什么狗屁记忆啊反正下车之后大概就完事了吧。
用着粗话咒骂了一遍现在的处境,埃米也更加放松的坐在了位子上。

外面的光稍微变亮了。

随着电车的行驶,埃米感觉似乎又有更多的窗户被打开了,车外寒冷的气息冻的他几乎发抖。
但是其他人完全不为所动的样子,看起来没有什么变化,就连艾比也是这样。
“这么冷?衰仔你最近体能看来不行啊。”
艾比颇为惊讶的瞧了瞧自己被冻个半死的弟弟,解下围巾裹到他脖子上。
埃米戴上了之后觉得确实暖和了许多:“谢啦老姐。”
他又重新看看打开的窗户,决定去关掉一些,反正这群人看来窗户是开还是关都不会觉得温度有太大的变化。
而正当他准备起身的时候,一道人影从车厢内跳了出去。
那头发的颜色和眼睛仔的差不多,不过看起来比他大一些,可能是哥哥之类的吧。
埃米来不及反应,那人已经没了。
还是不要关了吧。他这样想着,这电车上的极客看起来不少啊。

不知不觉就到了下一站,人群又纷纷离去,不过走的人没有上次多了,这节车厢里就零星走了几个。
光更加明亮。
“还没到吗。”
“没呢。”
人们脸上的笑意都没了,消失的人也越来越多。
埃米隐隐约约猜到了他们消失的原因,不免有些紧张害怕,但看到这节车厢里的人似乎到现在还是安安稳稳,又发现艾比神色平静,也没有多说什么。
反正这车他都已经上了,能怎么办?
仿佛是一晃眼的工夫,又到站了,除了这车厢的人以外,其他的一个也不剩了。
“……”
白发的男人似乎想说什么,但又止住了。
“真无聊呢。”不知道谁这么说。
金发的那个人的表情也没有像刚进来那样活泼了。

埃米突然间有种想哭的冲动,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哭,似乎是为了眼前的这些人,但他以前从来没见过他们。
“快了吧,马上就要来了。”
那个黑发女生站起来看着什么都没显示的,仿佛是电子钟一样的东西说,
“反正大家都是经历过一次的人了,还怕什么呢。”
埃米又看看艾比,他也不知道他到底在这辆列车上到底看了她多少遍。
他想要她告诉他答案。

“……”艾比闭着眼睛。

在意想不到的时刻,每个人身后的玻璃全都碎了。
“到点了。”黑发女生纵身一跃,跳入了快要完全变亮的车外。
紧接着,像是打响了第一枪一样,其他的人也一个接一个的跳了出去。
埃米没注意谁是最后一个离开的,他惨白着脸,对着艾比。
“这车究竟什么时候到站?我们什么时候才能离开?”
艾比摇了摇头。
“这辆车,在只剩下一个人的时候才会真正停下。”
她望向唯留点点灰色的车外,
“……我觉得,这次我有当个帮弟弟扛着担子的姐姐了吧。”

“……不、不要!不要走啊!”
埃米双手紧紧拽住她的手臂,“这是怎么回事?你们为什么要下站为什么要跳车为什么要把我蒙在鼓里接着让我一个人到终点——!”
“为什么!根本让人搞不——!”

“因为,凹凸大赛啊。”

紧接着,埃米紧紧抓住的地方就像空气般消失,最后看见的,是艾比跳下去的样子。

------

埃米从梦中惊醒。

他似乎做了一个梦,但内容他却一点也不记得。

他下意识的抬手,却摸到了软绵绵的东西。

是条黑白色的围巾。

他突然间大哭起来。

------

“就算死掉了……也……”
淡淡的忧伤的话语在他的耳边轻轻诉说着什么。

“最后……见”

“……谢谢”

作者的话:

超罕见的两千多字,自己都没想到(笑)。
其实原本的脑洞压根不是这个,但作为分支思路却最快让我写了出来。
原思路的话,以后抽时间也会补的(然后又坑了→不)
最后的那一段灵感来自坏苹果战争的某badend,女主妹子最后的那句断断续续的话当时看了简直哭晕……
造成pg-13这个分级的罪魁祸首就是那几个脏词,没了的话我大概会分到pg吧……_(:з」∠)_(有跳车分到pg没问题吗?!)
然后这里补一下设定,让大家能更清楚的理解→
全是死者灵魂的电车,和凹凸大赛最后的胜利者埃米。
(为什么埃米赢了这个问题我不想解释)
埃米胜利了之后许下了“再见一面”这样的愿望,结果作为灵魂的大家又再一次见到了。
离开的顺序还是那个顺序,有的人没写不代表我忘了(比如莱娜)
下站→排名不够
跳车→中途死亡
某莱德和某蚂蚁这里算中途死亡。
“错过了一站”→为金专门设立的,也不能让人家跳窗进来啊
“下一站快要到了”→一百线
“就到了下一站”→五十线
“又到站了”→二十线
这里的到站速度是越来越快的,刚开始的那站是正常速度,后面就变了。
(为什么一堆人中凯莉先死这个问题……这是在排除前十的情况下随便抽选的……如果有不适感真的很抱歉quq)
最后的话是艾比的心声,对于能再见到的感谢(?)
※※※※※※
感谢阅读!!!

哇百fo感谢!!!(虽然发完之后估计就没有百fo了)

总而言之非常感谢大家的支持!!!!
百fo的谢礼等我起来再说……(喂)

-7:48a.m
好的我起来了

关于百fo的话接受点文(有人会点吗)
范围为弹丸/es/梦间集(?)/aotu/阳炎(等等有几个都没写过吧)
规则■
aotu方面不接受丹尼尔和埃米雷德乙女向→已经吃bg了
不开车,我还未满十八岁没有驾照
不写BL
就点一篇orz先到先得

越详细越好,有的我不熟悉的角色可能会麻烦你和我一起讨论了(笑)

非常感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