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kikou_BG战士绝赞复活中

书签厨暗杀厨弹丸厨阳炎厨 /热爱乙女正太萌妹子/拒绝腐向/不会写文/近期入坑凹凸
微博:Yuki_枫妹的钢琴

靠有病吧我萌一对4399小游戏里的人物死去活来……

无题

※门杏
※ooc有
※有话好好说,不要挂我到雷文吐槽中心
※剧情文笔烂得一流
※是告别作了

寒冬时节的天气也不经常出现晴天,总是有着满天的乌云分布在天空上,无论何时都有一种风雨欲来的感受。
杏对于门老师的印象也像是这样。
从来没有笑过的门老师,比起学生会副主席莲巳敬人看起来还要严肃。
所以现在,杏看到这张相片的时候,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相片是学生时期的门老师,和他站在一起的似乎还有学生时期的阵老师。
然而,最不能让杏忘记的是门老师脸上微微挂着的害羞的笑容。
——门老师,在学生时期,意外是个可爱的人呢。
「杏,你在这里干什么」
突然间门老师的声音传了过来,杏吓的连忙把照片放了回去。
「在整理关于下一次梦幻祭的资料」
「是吗,真是辛苦你了」
门章臣放下去外地学习研究的文件,接着打开电脑开始工作。
这次来到办公室似乎比他平时晚得多,估计路上堵车了吧。
杏也急急忙忙的开始整理文件,以补回之前看相片所用的时间。
时钟的指针也开始一圈圈的转动了起来,嘀嗒嘀嗒。
在长时间的无声与寂静之中,杏也整理好了文件。
但是思绪却是完全没有整理好,不如说更加混乱了。
伴随着时钟不停发出的嘀嗒嘀嗒的声音,心情也不禁变得紧张起来了。
终于,说话声打破了宁静。
「那个…门老师,资料整理好了」
不断的在心里为自己打气,杏终于艰难的开口了。
「是吗,辛苦你了」
门章臣没有回头,仍旧在处理文件。
杏突然有一种想要把自己整个人都埋在地下的冲动。
想要再次开口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能呆呆地站在那里。
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很想和门老师说话。
原本自己其实就不是什么喜欢讲话的人,但是奇怪的是,现在却期待着门老师可以和自己多聊一点。
哪怕只有一句也好,这种荒唐的念头突然就从心底出来了。
「对了,你之前把给其他学生们的慰问品落在办公室了吧。我把它们放在门口了,记得带走。」
就在杏这样默默祈祷的时候,门章臣的话语响起了。
「是、是!」
虽然是极其平淡的话,但是就像打在平静水面上的一块小石子那样,立马就在杏的心中泛起了波澜。
接着像是什么天大的秘密被揭开了一样,慌慌张张地离开了办公室。

提起放着慰问品的袋子,杏回到了家。
突然间却看见了自己并没有买过的东西在袋子里。
——是一份饼干
她的清单上很明显没有购买这种相对来说包装比较女孩子气,造型也很可爱的饼干。
比起是给偶像们的,倒不如说是给自己的才比较适合。
杏把包装着饼干的袋子翻了过来,看到了熟悉的字样。
是最近在这一带很流行的饼干点的饼干。
而且这家饼干店的饼干自己也一直很想要了。
「说起来……关于这袋饼干的事情……」
整个偶像科,估计只有门章臣和鸣上岚会知道了。
但是鸣上君从来没有碰到过这个袋子,周六周日他也没有来过学校。
而门老师则是在上个星期听她谈论最近的流行物品时听见过类似的事情。
——骗人的吧……
杏不由自主地想到了这袋饼干,是谁放在里面的。
除了门老师之外就没有别人了。
想到这里,杏突然间愣住了,然后反应回来之后——
「谢谢你」
仿佛在和某人低语般的这样说着,
「我会好好珍惜的」
然后,脸上慢慢地露出了幸福的笑容的杏,就这样睡着了。

门老师,真是个可爱的老师呢。

无题

※ooc有
※玩了几个梗希望大家明白
※辣眼睛
※阵杏
※有话好好说,不要挂我到雷文吐槽中心
※祝大家鸡年大吉吧
※剧情文笔烂得一流

「真是麻烦你了啊,杏」
佐贺美躺在保健室的床上,旁边是空掉的,装有蔬菜汁的两个易拉罐。
「没想到佐贺美老师也会因为宿醉而晕倒啊」
杏整理着原本预订昨天晚上装订好的文件。
「因为老师也是人啊,看到多年不见的同学难免就喝多了」
「不过辛好你周六的时候会来学校,不然我可就麻烦了啊」
佐贺美翻了个身,微微笑着看着杏整理文件的背影。
保健室的外面是成林的樱花树,每当细细碎碎的阳光抖落下来,像某人温和的抚摸般的春风走过这里的时候,樱花总会如同掠过天边飞鸟的羽毛那样轻轻地飘落下来。
是春天啊。佐贺美眯了眯眼睛。

「话说回来,要不要留在这里吃晚饭?」
等到杏把一切的工作做完之后,佐贺美才装作酒醒了样子对着她说。
「毕竟你可是帮我把所有的工作都做完了啊,不请你吃点什么太不像个称职的老师了」
「何况你还请了我一杯蔬菜汁啊,对吧?」
杏的眼神开始有点飘忽不定起来,逐渐出现的晚夏的光照到她的脸上,也让她的脸颊上染上了橘红色。
接着是长久的沉默。
「啊…那个,佐贺美老师…」
直到那抹红色彻底消失在她的脸上时,她才开始说话,
「其实,我有带饭过来……因为考虑到可能会工作到很晚所以带了便当。」
「是这样啊,杏还真是细心呢,不愧是女孩子啊」
在说这话的时候,佐贺美已经开始打开便当盒子了,
「啊…杏干脆当我的女儿算了啊,又会做事又会做饭,还很温柔,我这一生就可以圆满啦」
「请别开这样的玩笑,佐贺美老师」
杏无奈地对着佐贺美这样说着,但是完全没有生气,同时也打开了自己的那一份便当。
「话说杏做的便当不管吃多少次都觉得很美味啊…每次吃到这个味道的时候都觉得我在吃给偶像科那些孩子们的午饭呢」
「那是因为你吃方便面吃太多次了,佐贺美老师,我做的仅仅就是普通到不能在普通的便当而已」
杏夹起一个炸土豆放进嘴里,「就是那种很平常的味道而已啊?」
佐贺美举起筷子夹走了一个杏便当里的炸土豆:「那是因为你还没有领悟到便当的真谛啊,杏」
「我并不认为那是你抢我的炸土豆的理由」
「你看,便当也分很多种的吧?比如『爱妻便当』啊,『车站便当』啊,各种各样的都有哦」
杏一边用着对付这种长篇大论性传教的点头,一边夹走了佐贺美便当里的香肠。
「不信你试试,做一份爱妻便当给他们中的某一人的话绝对会引起轰动吧」
佐贺美说的正起劲,完全没有在意杏的举动。
「我想首先我会被门老师找去谈话」
杏快速的吞下刚刚拿来的香肠,装作若无其事地继续说着。
「当然给我也可以,正好解决我的午饭问题」
「拜托了,别开玩笑了啦」
杏用一种「真拿你没办法」的表情,继续夹走了佐贺美便当里的第二个香肠。
「不过便当好是好,但是没有汤水什么的还真是不习惯啊」
「所以说你吃方便面已经吃上瘾了吧」
「我去泡些茶吧,到现在都没有喝水估计你也渴了吧」
经过佐贺美一提醒,杏突然想起来原本作为饮品的蔬菜汤已经被他喝掉了。

「久等了」
过了一小会,端着茶的佐贺美回来了。
「连晚饭都被你准备好了呢…那我就用这杯茶来表达我的谢意吧」
茶握在手中有阵阵暖意袭来,就算是夜晚,也感觉像在阳光微醺的午后,稍微闭上眼睛就可以睡着了。
「这次是我失算了,下次如果还有机会的话,我会准备汤的」
「会准备什么汤呢」佐贺美不禁哑然失笑,「紫菜汤吗,还是味增汤呢?」
「谁知道呢」,佐贺美便当里的香肠没了,
「话说其实今天是这一年的最后一天呢,到零点的时候,夜空里就会放起绚丽的花火吧」
杏手中仍旧握着茶杯。
「是啊,要留到零点一起看焰火吗?不不不还是算了吧,让女孩子零点自己回去可不好」
「不管怎么说也不能在学校里留到这个时候啊,被章臣发现又要被说教半天了」
就在两个说话的过程之中,月亮升起来了。
温柔的月色照耀在宁静的,又或者说马上就要热闹起来的大地上。

「今夜月色真美」
「是啊」
我死而无憾。

[关于如月车站的妄想]

※注意事项超级长注意(喂这是病句吧
※设定上是还没有发生■■死亡的事件之前的妄想
※大家都是不知道过了多少周目的关系很好的大家(?
※旺仔真的不知道怎么插入了…其他人至少都有一句话…(喂
※最枫向,感觉其他cp也有擦边球(?
※人物属于v3而(严重)ooc属于我
※除了对话毛都没有请注意(这就是剧情水的要命的理由吗
※最好事先看一下如月车站的传说…不然可以看不懂本文…
※奇短无比请注意
※枫妹所说的钢琴曲是我个人比较喜欢的一首…顺便卖卖安利
※跑、跑题了(((

赤松枫:如月车站……世界上真的会存在那样的地方吗?
天海兰太郎:说不定哦?也许真的会出现呢——比如说赤松桑坐电车去某个地方旅游的时候就可能遇见哦?
王马小吉:喂!太过分了天海君!为什么要说赤松桑会被独腿的老爷爷吃掉!
王马小吉:哇——(哭),赤松桑被老爷爷吃掉了——
最原终一:那、那个,请冷静一点……王马君。
夜长安吉:神说——「那是只有被选中的人才能到达的地方」!
夜长安吉:fight!fight!真是神大人的名句呢!
白银紬:话说……被选中去那里的话也不是什么好事吧?
白银紬:「如月站」可是「死站」呢。
入间美兔:哈?区区那种东西,本大爷才不会怕呢。
入间美兔:不过贫乳松一定会吓的瑟瑟发抖吧。
入间美兔:这种时候就不要忍耐了…乖孩子,没必要忍住的哦……
赤松枫:入间桑……?
王马小吉:说起来今天就有23点四十分的列车哦!入间桑要去试试吗!看看能不能被神大人选中?
入间美兔:不、不用了……就算不试我也知道最美丽最智慧的本大爷一定会被选中的!毕竟本大爷可是世界上第一聪明第一帅气!神大人绝对会选中我的!

梦野秘密子:诶,什么?王马说笨蛋松被独腿老爷爷吃掉了?
赤松枫:不…并没有被吃掉。
王马小吉:是的!独腿的老爷爷跟在赤松桑的身后,因为赤松桑跑的太慢所以把她吃掉了!现在的是赤松桑的鬼魂哟!
白银紬:赤松桑跑的会比独腿老爷爷还慢吗?!
最原终一:……
梦野秘密子:要我用杀必死魔法击败老爷爷吗?
梦野秘密子:不对,mp不足了。啊——睡一觉再去帮笨蛋松报仇吧。
狱原昆太:诶??!就这样不管赤松桑了吗??!

白银紬:我说各位,已经跑题了哦……
百田解斗:话说回来,白银!「如月车站」是哪个地方的车站!
白银紬:你不知道啊…
百田解斗:不…只是一时忘记了而已…
春川魔姬:所谓「如月车站」,就是在2ch论坛上流传着的「不存在的车站」
白银紬:似乎是一个平行车站呢。
东条斩美:但是,不论如何,我觉得「如月车站」仅仅是人为编织出来的故事而已。
茶柱转子:都是男死们的圈套而已!
kibo:似乎没法用常理去解答。

赤松枫:大家的意见分为两派了呢。
赤松枫:最原君,你认为呢?
最原终一:恩……我也不知道。
最原终一:如果一定要选的话,我觉得是假的吧。
赤松枫:不愧是最原君啊。
赤松枫:如果是我的话…应该会去相信吧。
赤松枫:换句话来说,如果真的我们被困在「如月车站」里的话,最原君一定会逃出来吧。
最原终一:赤松桑……
最原终一:赤松桑说这话的时候,感觉马上就会消失呢。
赤松枫:……是吗?
赤松枫:啊啦,最原君不要露出这么悲伤的表情。感到难受的时候就要想一想久石让的summer来缓解一下♪
赤松枫:如果最原君因为我而不高兴的话,我也会自责的啊。
最原终一:……谢谢你,赤松桑。

真宫寺是清:库库…这就是人类的爱啊!
赤松枫:诶……?
天海兰太郎:赤松桑,你们的对话都被听见了。
最原终一:……
白银紬:多谢款待…啊。

梦王国与沉睡的一百小哥哥(不((其实没题目

※弟弟的对话设定是看不见的
※设想了一下あんず在es的世界里像公主那样消失的情况
※(´•ω•`๑)想尽量和游戏的感觉差不多…跪求不要挂我到雷文吐槽中心
※ooc严重请注意(((

「你就是あんず的弟弟吗?」
(来了!在弟弟面前一定要镇定)
(换句话来说,这可是提升あんず家人好感的至关重要的地方啊)

「欢迎光临,不介意的话来尝尝刚刚泡好的杏仁茶吧?」
(对,就是这样,状态良好)

「很苦?而且还很难喝吗?!」
(失算啊…本来以为可以泡的和她一样好的…)
(说起来之前的形象都毁掉了啊…)

「对不起啊,自从あんず消失了以后就再也没有以前那种味道了…」
「…对」
(看来目的很明显啊,这么容易就猜到了)
(不愧是あんず的弟弟,和姐姐一样)

「麻烦你来的目的,只有一个」

「——如果她回来的话,请帮我问问她最近过的好吗?」
「——我们都,十分的想念她」

【如何把人物写得立体】 byChuck Palahniuk

咸鱼祈。:

葬歌江浅:



刚刚在知乎上看到一个讲“如何描写人物”的问答,觉得非常非常的有用w




分享者原帖传送门在这里→http://www.zhihu.com/question/22411485
英文原网站传送门在这里→http://litreactor.com/essays/chuck-palahniuk/nuts-and-bolts-%E2%80%9Cthought%E2%80%9D-verbs




如果可以请前往知乎贴为分享者点赞,Chuck Palahniuk的网站我没搞懂怎么弄(´・_・`)(英文盲)




以下是内容↓↓↓




@谢熊猫君




我自己的写作水平很差,我只是来节选一下著名作家Chuck Palahniuk(《搏击俱乐部》作者)的建议(Nuts and Bolts: “Thought” Verbs):




从现在开始,在接下来最少半年内,你不可以使用“思想动词”。
思想动词包括:想,知道,理解,意识到,相信,想要,记住,想象,渴望等等等等你喜欢用的动词。
思想动词还包括:爱和恨。
还有些无趣的动词,比如“是”和“有”,也要尽量避免。




在接下来的半年内,你不可以写出这样的句子




>李雷想知道韩梅梅是否愿意晚上和他出去约会。




你必须写这样的句子




>这是一个早上,李雷错过了昨晚的最后一班列车,所以只能支付了高昂的打车钱回家。回家后他发现韩梅梅在装睡,因为韩梅梅从来不曾睡得这么安静过。以往,韩梅梅只会把自己的那杯咖啡放进微波炉里加热,这一天,两个人的咖啡都加热好了。




你的角色不可以“知道”事情,你必须把细节展现给读者看,让读者自己“知道”到这些事情。
你的角色不可以“想要”一件东西,你必须把这件东西描述给读者听,让读者自己“想要”这件东西。




你不可以写




>李雷知道韩梅梅喜欢他。




你要这样写




>课间的时候,韩梅梅总是会紧紧地靠在李雷经常打开的储物柜上。她单脚站着,另一只脚的高跟鞋则顶在储物柜的门上,留下一个高跟鞋底的印记,也留下她的香味。这样当李雷来使用储物柜的时候,密码锁上就会有她的体温和香味。到了下一个课间的时候,韩梅梅又会靠在那里。




也就是说,你在描写人物的时候不可以走捷径,只能描写感官细节——动作、气味、味道、声音和触觉。




通常来说,写作的人把“思想动词”用在段落开始,先用这些思想动词陈述了段落的骨架,然后再来描绘。例如:




>凯特知道她这次赶不及了。车辆从远方的桥那边就开始堵塞,挡住了八九个公路出口;她的手机电池用尽了;家里的狗还没有人带出去溜,这下肯定要把家里弄得一团糟;她之前还答应了邻居帮忙给花浇水……




你看,开头那一句“知道”把后面的那么多描述都给剧透了。不要这样写,如果你真的想写“知道”,那你可以把这句话放到段落的最后面,或者干脆改写成




>凯特这次肯定是赶不及了。




思考是抽象的,知道和相信是无形的。你只需要用有形的动作和细节来描述你的角色,然后让读者来“思考”和“知道”,你的故事写出来就更好了。
爱与恨也是。




不要直接告诉读者




>露西讨厌吉姆。




你应该像个法庭上的律师一样,一个细节一个细节的讲,把“讨厌”的证据一个一个列出来。




>早上点名的时候,老师刚念完吉姆的名字,在吉姆刚要答到的时候,露西轻声的说了句‘呆逼’。




刚开始写作的人常犯的一个错误就是把他们写作的人物孤立起来。作者可能在写作的时候是一个人,读者在读书的时候可能是一个人,但是你笔下的人物只可以在很少的时候是一个人的,因为一个被孤立的人物会开始“思想”。
马克开始担心这趟出门会花太久的时间。




更生动的写法是这样的




>公车时间表说车12点的时候回来,马克看了下表,已经11点57了。这条路一路看到头,都没有公车的影子。司机肯定是在很多站之外的地方偷懒停车睡午觉呢。司机在会周公,马克却会因此而迟到。当然这还不是最糟糕的,司机可能还喝了点小酒,最后载着马克开着开着就撞了……




一个被孤立的人物会进入想象和回忆中,但是即使这样,你也不可以用”思想动词“。




而且,你也不可以用”忘记“和”记得“。你不可以写




>莉莉还记得吉姆是怎样给她梳头的。




要写成




>大二那年,吉姆会用自己的手温柔的给莉莉梳理长发。




不能走捷径,要写细节。当然,尽量不要让人物孤立,让人物互动起来,让他们的动作和语言和展现他们的思想,你作为作者不要去干预你的人物想什么。





另外,在你努力避免使用“思想动词”的时候,尽量减少“是”和“有”这样单调的动词。




不要写




>“安的眼睛是蓝色的”或者“安有蓝色的眼睛”。




要写成




>安轻咳了一下,用左手轻轻的拂过脸庞,把烟从她蓝色的眼睛旁边拍散,然后她微笑着说……




尽量少用“是”和“有”,试着把这些细节掩藏在人物的动作后面。这样,你就是在展现你的故事,而不是简单的说故事。





你如果真的按我说的在写作时候给自己这些约束,你一开始会很讨厌我,但是过了半年之后,你就可以不再纠结这些约束了,到时你就习惯了这样的写作方法。




↑↑↑以上




再一次
分享者原帖传送门在这里→http://www.zhihu.com/question/22411485
英文原网站传送门在这里→http://litreactor.com/essays/chuck-palahniuk/nuts-and-bolts-%E2%80%9Cthought%E2%80%9D-verbs


圈儿

苏领子_制杖退散:

比如搜tag一眼扫过去能看的不超过两篇,港真,我看不到几个认真写东西的人,然后不认真随意写的可以有很高热度也是不懂。认真写的找梗的反而没多少粉丝和热度。

没撕逼的意思,上次吐槽都要被说太太如何如何这锅老子这次不背。

我就是作为一个普通看客看到我喜欢的人被写成这狗样而已。

顺便说真的,回去多读几遍小说谢谢。

横滨铲屎官:


灵感来自于笑语阑珊太太的冷圈。嘲讽一下圈里的某些现象和人。

几个姑娘,围着坐在堆满了自产的糖果和蛋糕的桌子周围,望着那隔壁院子里的几个太太,还有那些都快把人给淹没了的糖,不由得叹出口气。

“唉,隔壁多热闹啊,好歹是一个圈的,和咱们这边可真是一个天一个地哇。”

说着那人眼巴巴的望着那里的一堆甜食,听着他们因为吃到口好糖的高声欢呼,眼睛都看的发亮。就差身子都往那边钻了。坐在她旁边的那姑娘,随便抓了把桌上的糖往嘴里一塞,含糊不清的劝她:“我们这不也挺好的吗,虽然人没几个,可粮都是上上等的啊。”

然后她胡乱的在桌上的糖堆里翻了翻,偶尔翻出几把刀,质量也好的不要不要的。她挑了个卖相不错的,往那个想爬墙的人嘴里一塞:“你吃吃看,味道怎么样?我和你说,别看隔壁糖多太太多粮也多,指不定你翻出一个就是屎,外面裹着层华丽的糖衣。”

对面一个姑娘,刚把新出炉的马卡龙放在桌上,推到中间,桌子周围一群人呼啦的围过来一手一个就吃了起来,连话都懒得说。她听到了刚刚那句劝,也跟着补了句:“冷圈也有冷圈的好处,咱们这里就那么几个人。”说着她指了一个嘴里塞满吃的人,“你看看,你看看,这圈一开始还不是靠这位太太撑起来的吗?你呀,就知足吧。至少这里没有屎。我挺乐意这样的。”

那嘴里塞满了糖的太太,捶胸顿足好不容易把吃的咽下去。她先是瘫在椅子上看着天空思考了几秒,然后突然蹦起来:“我有灵感了!我有灵感了!!等着,我现在就写!”

想爬墙的那人被塞了口糖,还在回忆那甜味儿。一听太太又要产粮了,立马就忘了隔壁的欢呼声:“太太!太太你要写什么呀!是车吗!”

“不开车,不开车,前两天刚开过,还差点被拘留驾驶证。我写个糖吧,3P的。”

冷清的院子里突然就响起了高过于隔壁的欢呼声,太太一边享受着众星捧月的酸爽感,一边哗哗哗的飞快的写着,没一会儿就写完了。一盘子的糖堆得像座小山一样高,齁的能腻死人的甜味窜满了整个院子。

大家吃糖吃的正开心,外面突然传来一股肉香味。大家都回头去看,可那隔壁院子就像没闻到一样,该笑的还是笑,该在粮堆里打滚的还是在打滚。姑娘们都希望那肉香的源头能到破院子里来,事实也的确如她们所意。

“新鲜的肉!有太太要来吃吗!”来者也是个姑娘,她推着一辆小车站在院门口,不知是进去好还是不进去好,只能在门外轻轻的叫唤。院里的人都奔过来拉着姑娘和她的小车子进了院里,把她带到那桌前坐下,拿了好一大包的糖塞在她手里,让她快快的吃,还不忘补一句:“这粮可甜了,你看看我都被甜出蛀牙啦。”

还有几个光吃粮不产糖的,围在小车子旁忘情的一口口往自个儿嘴里塞,也不管这腮帮子被撑的多大。一边吃一边疯狂的点头,跟食了摇头丸一样。饱了还在地里打个滚,爬到拉小车的姑娘那里抱住大腿:“太太!太太!你的粮太好吃啦!”

小姑娘被吓了一跳,她从来没被叫过太太,这可是头一遭。她开心的眼睛发光,答应那人:“我会继续写的,谢谢你!”接着,其他人也爬了过来,围着新来的小姑娘说这说那儿的,其中还不乏圈里的几个太太们。

院是冷的,糖是热的。大家聊聊天产产粮的日子过得也欢快。每次来了新人大家也都热烈欢迎,互相督促产粮。可是这人一多,有些院的老人就觉得不太对劲了。

怎么有些糖塞嘴里嚼出股屎味儿呢?

她们聚在一起,又仔细咀嚼,完了大家一致认为这就是颗屎,不是糖。该来的总会来的,她们悄咪咪望了眼那群产粮产的正乐呵的,心情复杂。

“这咋办?我觉得我都不想写了。”其中一个老人发话了。

“还能咋办,那就不吃啊。反正我是要继续写的。”另外一个朝老天翻了个白眼。

“我也写啊,反正我们写文也不是为了她们是为了自己。”

说不写的那个想想也对:“行吧那我以后只吃你们的。”

话音刚落,院外传来一声汽车发动的声音。车上的人摇下车窗,特别拉风的朝院里的人一挥手:“上车不?”

原本聊着天的姑娘们立马住了嘴,刷的不知从哪里掏出一张车卡,互相推搡着跑到车门口,朝车上的人举着车卡大声的喊:“太太,太太看我!司机师傅开开门我要上车!”

太太的眼睛转了一圈,然后潇洒的打开车门:“行吧上车!不过咱要悠着点,我前几天就被查了驾照。”

“没事的太太!开车!”

“老司机带带我!”

太太点点头,握紧方向盘,一脚踩下油门,车速都飙到了370,载着一群人绝尘而去。

那老人堆里有个老司机看着她的车突然来了句:“怎么她的车是臭的?”

随着院里的人数增多,糖也越来越多。虽然比不上隔壁,但比起以前是很好很好的了。可惜有些糖抓起来吃一口就觉得咯牙,还有的臭不可闻,根本没法吃。以前的几个太太,虽然还在但也不怎么说话了,只是默默吃糖,连粮都不产了。还有的几个产是产,人气还是一样的高,可吃到垃圾又OOC的糖就生气的往地上一扔,破口大骂:“这写的都是什么瘠薄玩意儿!能吃吗!”

小透明们是自然不管自己产的糖是OOC还是垃圾,总之——产了就行。反正产了也有人吃,还有人管我叫大大呢。虽说人气不高,但是开心啊。渐渐的,几个写屎糖的也崭露头角,热度是愈来愈高。

一个不怕死的老人钻到那另一边的糖堆里,还没过几分钟就哇的连滚带爬的跑了出来,塞了口以前的旧糖压了压惊。其他几个围上来,问她怎么了,她哆哆嗦嗦指着那堆糖山:“千万别去,太可怕了。那里面可都是屎,谁吃谁进棺材。”

其他人都“啊”了一句,眼中带了几分恐怖的神色。是,她们都挺希望这院子里能热起来,可热起来就需要人,人一多就林子大了,林子一大可不就什么鸟都有了吗?


[闲聊时间(2)]

看了书签的其他同人我觉得我写的都是什么辣鸡玩意啊(捂脸)
还有其他es的乙女同人我已经差不多是个废人了
啊求太太带我装逼带我飞啊(不是

[一起去七夕祭典]

[全员向]
[ooc有]
[不是刀]
[超短篇]
[辣眼睛]
[有彩蛋]

[南云铁虎的场合]
从和你到祭典会场的时候就没有松开手。
直到分别的时候都一直紧紧的握着。

[紫之创的场合]
去花店买了很多新进的种子。
然后背着你偷偷摸摸的藏进了浴衣的袖子里。
下一次的祭典,就把那些花送给你吧。

[真白友也的场合]
因为变态假面所以根本不敢去面具店。
被戴着般若面具的你吓了一大跳。
于是在你的鼓动下也戴上了狐狸的面具。

[葵日向的场合]
正在等待着他的你的视野突然一片黑暗。
不用猜都知道是谁。
因为一定会是他啊。

[高峯翠的场合]
在卖吉祥物的店铺那里不走了。
心满意足的买了两个牛郎织女的玩偶。
给了你织女的那个。

[姬宫桃李的场合]
一路上吵吵囔囔的。
嘴里虽然说着[庶民的爱好]
但是明明就笑得很开心啊。

[仙石忍的场合]
一直紧紧跟随在你的身后。
在你需要的时候出现。

[葵裕太的场合]
带你去了祭典上各种有趣的地方。
非常快乐的度过了那个夜晚。

[天满光的场合]
拉着你一直冲冲冲,跑到了卖金鱼烧的铺子前面。
然后像往常那样又买了一大堆。
于是你们就在摊子前吃金鱼烧吃到祭典结束。

[朱樱司的场合]
在神社祈福的时候都许下了同一个愿望。
大概是不要分开之类的吧。

[明星昴流的场合]
兴奋的看着满天的烟花。
从今以后也要一直闪闪发光下去啊。

[冰鹰北斗的场合]
一边握着仙女棒一边逛祭典。
很安心,很温暖呢。

[游木真的场合]
一直都把脸涨的通红。
问发生什么了也不肯说。
直到你看见手机里的新短信。
[请和我交往吧]from游木真

[神崎飒马的场合]
就算是七夕祭典也依旧带着刀。
乍一看还会以为是保护公主的侍卫。
不过这么说好像也没错…?

[乙狩阿多尼斯的场合]
带你走遍了所有的小吃店。
估计又要长胖了。
还胖的不是一点点。
不过有了这个男朋友之后,胖也不会被嫌弃吧。

[大神晃牙的场合]
意外的和浴衣很配。
全程都催促你走的快点,说要回家陪leon。
偏过去的脸上有着不自然的红晕。

[朔间凛月的场合]
原本是想吓唬你的。
结果没想到你居然吓的坐到了地上还崴了脚。
背着你逛完了祭典。

[衣更真绪的场合]
气氛很尴尬。
两个人都太害羞了一路上什么都没说。
鼓足勇气说出了告白的话。
结果被你接受之后好像气氛更尴尬了。

[伏见弓弦的场合]
你提议去捞金鱼。
结果看着他在捞金鱼的摊子那里把所有的金鱼都捞走了。
还不让你送人。

[鸣上岚的场合]
去的地方都是一般女孩子会喜欢的。
几乎没有关心自己,一心就想着你。
该说是[姐姐的温柔]呢,还是[男友的温柔]…?

[莲巳敬人的场合]
被路过顽皮的孩子泼了一身大豆。
你默默许愿希望明年副会长不要秃了。

[天祥院英智的场合]
虽然身体不好但还是和你去了。
结果玩遍了祭典上所有的游戏。

[羽风薰的场合]
拒绝了其他女孩子的邀请和你去了祭典。
而且,之后的其他活动,也只会和你一起去了。

[濑名泉的场合]
[勉为其难]的与你参加了祭典。
然后又[勉为其难]的接受了你的告白。

[守泽千秋的场合]
居然正好就在七夕舞台上表演节目。
在说[英雄也有爱人]的时候看向了你。
从此在小孩子之间的圈子里,没有人不认识你了。
[看!那是英雄的妻子哦!]
总有孩子指着你说。

[鬼龙红郎的场合]
把两人的浴衣都做好了。
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有手举火把的人在看向你们。

[日日树涉的场合]
跑到了河的对岸。
然后放出了成百上千的喜鹊飞过了河。
[amazing!让牛郎和织女相见吧!]
接着神奇的踩着喜鹊到了你的身边。

[深海奏汰的场合]
像鱼一样在河里游泳。
想把他拉上来的你力气不够,反而被他拖下去了。
第二天你们的事迹就被刊登到了报纸的七夕特别板块上。

[朔间零的场合]
明明没下雨却带上了伞。
穿着和服看起来就像古代的妖怪一样。
听到你说的话之后笑了。
[如果吾辈是古代妖怪的话]
[看来小姑娘已经被吾辈魅惑了呢~]
接着吻上了你的额头。

[仁兔成鸣的场合]
在鬼屋里被吓的眼泪都几乎要落下来了。
不过在那之前先拍了拍你的肩膀。
让你不要害怕。

※[月永leo的场合]※
每一块墙壁上都被谱写满了乐谱。
被主办方质问的时候义正言辞地说自己写的是[爱的乐章]
秀恩爱不能算犯法

※[门章臣的场合]※
就算在祭典上也像在学校里一样严肃。
不过你知道他只是害羞而已。
毕竟是多年的夫妻了。

[如果有一天你死了]

[全员向]
[ooc有]
[不是糖]
[超短篇]

[南云铁虎的场合]
在你的葬礼上无声的留下了泪水。
想要成为像大将那样的人的心情更加强烈了。
从此努力的监督训练自己。
如果有来生,一定要保护好你啊。

[紫之创的场合]
在你的坟前载种了很多花。
这样的话,等来年春天,你就不会寂寞了吧。

[真白友也的场合]
被假面变态骚扰了之后就会跑到你坟前去。
看到你之后就一点都不因为现状而难过了。
感觉受到了力量。
虽然有时会因为你不在了哭出来。

[天满光的场合]
好像没什么变化一样的仍旧每天就知道冲冲冲。
但是有谁知道他想要冲到哪里去呢。
一直向前冲的话,会不会和前方的你再一次相见呢。

[高峯翠的场合]
仍旧每天都抱怨着[啊,好想死]
虽然只是说说。
但是和你一起去死什么的好像也不错啊。

[姬宫桃李的场合]
在葬礼上哭的最大声的一个。
去食堂看到猪排饭的时候下意识的会喊[奴隶二号]
然后会想起你已经不在了。
于是忍住眼泪把饭往自己的肚子里塞。
(什么啊,等你回来一定要好好说教你。
(居然让主人难过了。

[仙石忍的场合]
没有在葬礼上看见人。
但棺材里倒是看见了手里剑。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在你坟前的树上好像每天都会有一个小小的身影。
一开始会掉下来,不过后来好像就没有看见掉下来过了。

[葵日向的场合]
和你生前一样喜欢问你[我是日向还是裕太呢?]
[你猜猜你的东西被我藏到哪里去了?]
以及,
[今天过的开心吗?]
在死后的世界,也要过的快乐啊。

[葵裕太的场合]
没有欺骗自己,深刻的明白你已经死去的这个事实。
今天早上又发现枕头湿了。
看来昨晚又梦到你了。

[朱樱司的场合]
再也没有下国际象棋了。
零食也不会再多买了。
[姐姐大人]这个词永远都不会又一次说出口了。
想要忘记,却怎么也忘不掉。
于是痛苦的荆棘就一直一直都缠在身上。
愿明天能忘记吧。

[明星昴流的场合]
抱着大吉坐电车去了传说中很灵的神社。
把自己所有的硬币都投到了功德箱里。
一定要成佛哦。
来世再一起玩吧。

[冰鹰北斗的场合]
因为你的离去而受到了打击。
懊悔着自己为什么没有保护好你。
明明都是约定好的。
真是没用啊。

[游木真的场合]
听到你死去消息的时候刚好准备发给你短信。
然后看着思索了好久的告白短信哭着点了[删除]
果然还是没办法传达到。
也永远都传达不到了。

[神崎飒马的场合]
有时候会看着刀怀疑自己。
说是要用刀来保护一切自己想要保护之人。
结果连你都没有保护好。
连最重要的你,都没有保护好啊。

[乙狩阿多尼斯的场合]
后悔自己没有让你再多吃一点肉。
也后悔在你可以保护好自己前没有保护好你。

[大神晃牙的场合]
怒气冲冲的对着你的墓碑说什么出来啊leon想你了这样的话。
在没有得到回答后,临走的时候总会这么说,
[喂,明天本大爷再来问你一遍]

[伏见弓弦的场合]
再也没有提到过关于你的一句话。
不仅仅是为了少爷,更是为了自己。

[朔间凛月的场合]
没有了膝枕似乎每天都睡不好了。
也许可以说成…没有你每天都睡不好了。
如果有你的话,或许就可以再一次安心入睡了吧。

[鸣上岚的场合]
在葬礼上哭的梨花带雨。
虽说妹妹死了,姐姐伤心也是正常的。
可有时候也想不作为[姐姐],和你一起好好的活着啊。

[衣更真绪的场合]
想起了以前和你一起回家的时候。
真是美好的时光啊,
但是永远也回不来了。
如果可以,在某一次送你回家的时候,鼓足勇气的话…
就不会这么遗憾了吧。

[莲巳敬人的场合]
巡查中发现你居然没有按时来上课,本想等你来了说教你一番。
突然想起你已经死了。
默默的推了推眼镜。
没有人看见他那一刻的脸。

[天祥院英智的场合]
睡在你曾经睡过的病床旁的会长每天都会看着空病床发呆。
也许有一天死的时候,就能再一次看见你的笑脸了吧?

[羽风薰的场合]
每次看见蒲公英的时候都会想起你。
在他心中唯一还盛开着的花,也终于凋零了啊。

[濑名泉的场合]
虽然嘴上说[又少了一个可以打听游君在哪的人了]
但是你死了这件事,对他来说其实比游君重要的多了。
起码休息时间都是[不经意]在你的坟前度过的。

[守泽千秋的场合]
自从你走后,感觉生活中好像缺少了什么。
缺少了什么呢…
大概是你的笑容,你的身影,你的全部吧。
没有你的日子真是连热情之火都烧不起来呢。

[深海奏汰的场合]
每天还是一样的在[puka~puka~]
但是果然还是想和你一起[puka~puka~]啊

[日日树涉的场合]
既没有参加你的葬礼,也没有去过你的坟墓。
不过这样的话,你棺材里的鲜花和坟前每天都不同的两束花,到底是谁放的呢…?

[鬼龙红郎的场合]
为你制作了和服。
这是唯一能为你做的了。
做个好梦,小姑娘。

[朔间零的场合]
更加的喜欢待在棺材里了。
不过感觉棺材有点不一样了…
和你互换棺材这种事,应该不会做吧…?

[仁兔成鸣的场合]
在大家看来意外的坚强,在葬礼结束后鼓励着悲伤的队友。
不过在谁都看不见的地方,真的变成了一只红眼睛的兔子了呢。

(tip:图片版的好像有点不清楚…就重新发了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