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ki

=ゆき/ゆうう(→优)
长期失踪
杂食动物
书签厨暗杀厨弹丸厨阳炎厨 /乙女游戏爱好者/腐向拒绝/可爱的男孩子和女孩子是世界的宝物/偶像梦幻祭过气转校生
近期入坑凹凸,总而言之现在在乙女和bg沼里
微博:Yuki_枫妹的钢琴

【凹凸世界】【乙女向】《眼中交相辉映的世界》

凹凸世界乙女群群内活动-五感

>视觉
>原作剧情完全改动,几乎没有重上的()
>CP向:金X女性主角
女性主角≈你(第二人称)
>(非常)ooc+人物崩坏
>全文大约五千字,算个短篇

从幼时所见的世界就是一片灰暗。

奴役和苦难从这个星球的根部就开始了侵蚀,世世代代人们的脸上全都是晦暗的神情。

总有人不满登格鲁星现在这个看起来穷困潦倒的破败样子,为了改变命运而踏上去凹凸大赛的征程,但是没有一个人回来过。
而你,可能也会变成这千千万万个没能回来的人之一吧。

你看向平原上聚成一群又一群密集的野兽。
你曾经见过很多人来这里狩猎,并且似乎都是你在翻动积分榜时似乎见过的角色。他们通常一刷这些小型动物就是一整天,排名却在不断升高。
这次他们还没有赶到这里。虽然这次的情况不太合常理,但你也并没有管那么多,直接发动着技能就开始了攻击。

在你击杀了其中的一个小团体残余的那只一直在挑衅你的奇怪母兽以后,耳边传来了窸窸窣窣的脚步声。那种脚步声和你之前躲在暗处听到的那群参赛者的很像,因为他们中间最胖的那个似乎有点坡脚,走路声一轻一重,听得十分明显。

你连忙固计重施的躲了起来。还没来的急注意他们的动向,你就感觉眼前一黑,接着右眼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
你用左眼望了望那个袭击你的东西。
是和之前的野兽长得差不多的幼崽。

被母子两个摆了一道呀。
即刻杀死了那个幼崽,你用手捂住还在源源不断流血的右眼,快速的离开了这个地方——血腥味会使那群老练的人起疑心。

你也没有多想,找了个没什么人的偏僻地方,买了必要的药品之后就开始处理伤口。
那只小东西似乎根本没有什么攻击力,至少爪子没有陷进眼球里导致眼睛瞎了,只是肿了很大的包,暂时右眼的视觉是没法用了。

处理的时间并不长,正当你收拾了一下准备走的时候却听见了参赛者的声音。
声音的来源就在前面拐角处的树丛后,转过身就看见了两个男生吵吵嚷嚷的走了过来。
那两个人你倒没有在比你排名靠前的那些怪物们里看见过,也就没有刻意的去躲避。

“我记得这附近有个很好的刷怪地点,还有很多能恢复元力的辉兰草……不过有很多参赛者也在那里,我们就在旁边捡点漏网之鱼,积分也不少了。”
紫堂幻忧心忡忡的左顾右盼,这片森林里到处都是参赛者,他可完全不想碰到他们。
“诶紫堂紫堂你看!那边就有一个参赛者!”
金在看到人之后就高高兴兴的跳起来跑了过去,在风的作用下灿金色的头发直向后面飞,险些把帽子都给吹走了。

“等、等等啊!不要去!”
紫堂幻刚刚伸出手想去拉住同伴的手,但是根本没赶上,
“哇……哇啊……完蛋了……”
他无奈的猛抓了一下自己玫紫色的头发,又怕金出了什么事,连忙也跟了过去。

你完全理解不了这个笑得一脸灿烂的男生会兴冲冲的跑过来和自己搭话。在这个时候每个参赛者都在互相提防,哪有像眼前这个人想和其他人交好的。
你们简单的互相介绍了一下,同时你搜索了他的排名。
看见的是比之前所有的参赛者人数多一位的数字。

是今天刚刚加入的新人……?
难怪那些人今天会来的那么晚……看热闹去了吗。

当你还在沉思的时候,后面那个戴着眼镜的也跟过来了。
“紫堂!她右眼被伤到了,我们要不带着她一起刷积分吧!”
他大声的喊到。

你思绪一愣。
他确实问过你右眼的情况,你对他说是被野兽伤到了暂时看不见,但是想不到他居然要带着你一起刷积分。
“你想啊,你右眼现在暂时看不见,万一有什么怪从你的视觉死角那边袭击过来就不好了。所以和我们一起打吧,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嘛。”
“……恩,也是啊……”
你答应的原因倒不是因为担心右眼是个阻碍,那并不算个特别大的问题。不过看着这个新人笑得那么开心,你拒绝的话也说不出口了。

莫名其妙的就接受了组队申请,回过神来的时候三个人就已经刷完在这一小片地区里流荡着的动物们了。
你用左眼看了看金脸上的表情。
笑得真耀眼。你缩回了目光。

你在闲暇的时候会听见他讲述他以前所在的星球的事情。他的星球生活条件似乎和你的一模一样,但是他在提及那段生活的时候,眼睛里总是冒着亮晶晶的光。
他说他以前的生活很开心,有姐姐和青梅竹马陪着,虽然日子过的很苦但是并不感到绝望。
你试着想象着那样的生活,但是没法设想出来。

在过去的生活里,每天耳边回荡的都是人们抱怨叫苦的声音,脸上被艰辛压的从来没有过笑容。

到底他眼中的世界为什么会如此美好呢。

你望向夜空,一闪一闪的明星在悄悄地低语。

“诶你们看你们看!那个是不是北极星啊!”
他指向天空,围成勺状的群星末端有颗星星在熠熠生辉,绽放出比其他的更为闪亮的光芒。
“恩,北斗七星的末端指向北极星,应该就是没错了。”
紫堂幻的声音从金的左边传过来,语气也隐隐的透露出高兴和向往。

“真美啊,没想到在这里也能看见这么漂亮的星星!”金眯起眼睛,表情活像是获得了什么珍宝似的,脸颊上还有点红晕。

你也按照方向看去,本来你并不觉得那星有多么美丽,但听他这么一说,不由得又仔细观察了半响,竟也觉得很好看了。

“……对啊,真好看呢。”
你悄声说出这句话,之后便默不作声的同他们一起欣赏着今夜的满天繁星,心情也前所未有的慢慢放松了下来。

但是。

现在的凹凸大赛的第一波淘汰赛已经快要结束了。
倘若要说就带着他们一起打怪刷积分的话,就算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刷也绝对不可能通过预赛。

虽然那个人一直的再说努力努力,绝对可以办到的这样子的话,但是在绝对的事实面前,怎么拼命也是没有用处的。

天空中的星星虽然耀眼,但是背后的黑暗也是不可能被光所掩盖的。

-

昨天的那批人今天倒是没有迟到,纷纷四散开来,各自占据了一部分独立的地域进行积分收集。
显然那种会吸引他们兴趣看热闹的时候也不会有多次的,你仅仅是瞄了一眼在离森林入口最近的区域狩猎的那个坡脚胖子,就转身朝着远离他们的方向离开了。
虽然最好的那一边被那群人占领了,但是其他稍微差一点的地方的积分也很可观。

你按照之前探索的记忆带领着他们到达了森林的另一边,但是眼前的景象却是你从未见过的。
这片森林的所有动物基本都是一小团占据一个地方,而且就算在同一个区域的动物,相互间也不会太过亲密。
而今天他们却紧密的靠在了一起,像是在保护着什么一样,面上的表情也比往常的更加凶恶。

同时也非常的,难打。

显然今天它们的攻击力比平时多上了好几个层次,这也让队伍不由得有些手忙脚乱。你一个不留神差点就被它们击中要害,辛好金及时的拉了你一把,你才堪堪躲过一击。
“你没事……”他还没来的及说完,猛兽们就又开始了攻击。他带着你飞快的闪开,没有被伤害到。
你的心脏这时候也跳动的飞快,脸不知不觉也红了,不知道是因为被凌厉的攻击吓的还是因为金带着你的高速运动。

不过虽然攻击力高,但在一起的话打起来也快,不一会外围的怪物们就所剩无几了。
你透过小小的空隙看向里面,似乎是一群比一般的动物稍微大一些的睡着的兽类,通过角的长度来看应该都是母的。
居然遇见了怀孕的动物了吗……难怪今天的这群家伙这么反常。

到黄昏的时候,除了中间的那群睡着的,其他的全被剿灭干净了

由于在之前准备了一些辉兰草,所以你们就算连续刷到这个时候,元力也没有完全耗尽。
下面就是重头戏了。
这种动物在怀孕的第一二个月内会尽最大可能的摄取食物,接着在第三个月陷入沉睡,在幼崽生下来或者遇见最为特殊的情况时才会醒来。
尽管在苏醒的时候如果受到攻击就会变得狂暴,甚至会对人作出毁灭性的打击,但在沉睡的它们毫无战斗力,所以这时候其他的野兽就会自发团结起来保护它们。
这时候你也不得不庆幸自己那时候遇见的是一只幼崽都长大很多了的母兽而不是刚刚苏醒的了,不然自己估计早就没命了。
“这是……怀孕的……?”
紫堂幻迟疑的盯着面前安睡的一群动物。
“是的……应该错不了。而且我前天来的时候它们还没有睡着……怀孕的动物积分可是比平常的多好几倍……看来我们运气很好呢。”
你这样说完后暗暗使出元气就准备对眼前的动物一击致命,
“这些动物睡着的时候没有攻击力,你们不用花很多的元力就可以杀……”
“诶!太可怜了吧!”
你还没来及说完就被金打断了,
“他们现在一点威胁性都没有啊!积分可以再赚但是他们还怀着孕呢,就这样杀掉也太可怜了啊!”

“金……”紫堂幻试探性的喊了下他的名字。

“……但是如果不这样的话,你们也根本不可能度过预赛啊。”
“紫堂幻你也知道吧,这种时候的积分就像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一样。这么好的机会,我认为我们应该抓住。”

“为了达到目的……牺牲也是必不可少的。”
“但是!”
“如果你实在不愿意的话……那我们各自就退让一下吧……留下来一只怎么样?为了防止它被其他参赛者所害,我们可以把它藏到隐蔽的地方去。”
“金,现在是特殊时期,为了保证我们能撑过预赛……”
金听着你和紫堂幻的联合劝说,虽然还是很不满,但还是勉勉强强的答应了你们的要求,接着独自一人随便带了一只就找了个山洞去把它藏好。

“牺牲……吗。”

-

之后你们又去那个山洞仔细检查了一番,确保足够隐蔽之后才离开了这里。
“诶,你手上拿着的是……?”
你不由得往手上看了看,一束明黄色的鲜花在你手中迎风飘荡。
其实你本来是对这种东西没兴趣的,但是在路过洞穴的时候发现了很多这样特别的花,在其他地方都没有见过,不由得就摘了一些。
“哇——蛮好看的嘛。”
嫩黄色的花瓣微微摇晃着,隐隐约约的还能闻见花香,虽然很淡但是很清新,让人记忆犹新。

“恩,是很美丽。”
你这次发自内心的赞同起他的话来,一瞬间觉得或许凹凸大赛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糟糕。
毕竟那天的星光以及现在的花朵,都是以前的你从未见过的,美好的事物。

也许这个星球,不,这个世界都可能没有之前看到的那么坏吧。

-

今天是猎物上钩的日子。

你们还是按照昨天的时间去往森林,不过今天那个在入口附近刷怪的胖子已经不见了。

像他排名那么高的参赛者,如果自己的领地上突然出现没见过的东西,一定会产生怀疑吧。

比如说形状奇特的黄色花朵。

-
按照原本的路线到达那里的时候那个人早已发现山洞和那只怀孕的母兽了。
你们刚刚走到山洞门口,他就已经感知到了你们的存在。
“……你们是来跟我抢,不,是准备杀掉我来抢夺积分的吧。”
“诶,诶?是这样吗?”
金在听到对方说的话之后显然完全不理解情况。
“你们真以为就凭你们几个也打的过我吗?”
“当然打不过。”
你回答道,
“我们三个当然打不过你,但是。”

“——有个帮手帮忙的话,解决掉你是完全没问题的。”
说着那个人连忙回过头看那只动物。

有只拿着剑的小斯巴达正拿剑刺向它的肚子。

你的脑内又回响起了之前紫堂幻告诉你的话:
“这种野兽……在沉睡的时候只有在幼崽出生的时候才能醒过来”
“但是,如果在这时去攻击它的腹部,它也会提前苏醒——直到铲除了面前攻击它的敌人!”

野兽猩红色的瞳孔睁开了。

在睁开眼睛的瞬间,由于斯巴达的个头太过娇小,第一眼看到并且攻击的,就是眼前的这个胖子。
一瞬间你的眼前变白了,在刺眼的光芒下你不由得愣了神,但还是向着那男人的方向攻击了过去,防止最后系统完全判定他是被怪物所杀。

“诶……”
回过神来的时候那个人已经化为了点点碎片,那只野兽也重新沉睡了下去。
虚拟屏幕上显示了大量的积分,虽然被分成了三等分,但是数量仍旧巨大。
巨大到可以让一个排名几乎最后的人一下子变成前百名。

不过金看起来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样子,只是呆呆的看着屏幕上面的排名和积分。
“……这样做……真的好吗?”
他喃喃自语道。
老实说,你在决定这个方案的时候,就担心起了他能否接受这个比较自私的计划了。
也因此只把它告诉了紫堂幻。

他的眼中的世界是纯洁的,没有半点阴影。
也正是如此,所以在这个时候,他也仍旧会保持着希望去努力努力再努力,而不是去想一些可能有些自私的手段。
但是这个大赛是残酷的。
如果仅仅认为这个世界是完全美好的而不去接受它的残酷面的话,是无法在这里生存下去的。
“……”
“……如果他不死去的话,我们也许就会被淘汰吧。”
你一时间没想好说什么,倒是紫堂幻先开了口,
“金,也许我们的做法你不能理解,但是我们现在只有这一条路可以走了。”
“现在距离预赛结束也没有几天了,除非发生奇迹,不然就这样平刷下去,是不可能通过的。”
“我知道,杀死怀孕的兽类和参赛者对你来说都不能够接受……”
“……我明白了,紫堂。”
金突然间打断了紫堂幻的话,
“我,我也知道现在情况特殊,或许不这样做的话我们就都要完了。”
“但、但是……我还是……”

其实不光是金,紫堂幻也并不是十分赞同“杀死参赛者”这一提议。
但是因为他了解除此以外别无他法,最后还是咬了咬牙接受了。
现在金这样一说,他也不由得沉默了下来。

到了夜晚,三个人也是仍旧在沉默着。
由于之前的事情,没有一个人提出困了想睡觉这样的要去,一直在人迹罕至,同时怪物也没有的断崖上望着夜空。

快到了凌晨,紫堂幻似乎已经睡着了。而发现金仍旧不作言语的你有点担心起来,悄悄的在他耳边对他道歉。

出乎意料的事他也轻声的回应了你
“没、没关系的!不过我们说好了,以后有什么事情绝对不能杀掉无辜的人!”
“然后,三个人一起闯进决赛!”

“恩,好啊,约定了哦。”

你看着漆黑的夜色,今天也依旧有着星星在闪烁。

不过现在你已经不需要别人说“那颗星星真好看!”才会去注意它们了。
“晚上真黑啊……不过星星还是一样的明亮!诶嘿嘿。”

你听着耳边他的细语望向天空,似乎看见了和他心中一样的蓝图。

“这就是我,和你……一起共同看见的……世界吧……”

不知不觉中,你和他肩并肩一起睡着了。

“最……喜欢……你。”

评论(5)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