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ki

=ゆき/ゆうう(→优)
长期失踪
杂食动物
书签厨暗杀厨弹丸厨阳炎厨 /乙女游戏爱好者/腐向拒绝/可爱的男孩子和女孩子是世界的宝物/偶像梦幻祭过气转校生
近期入坑凹凸,总而言之现在在乙女和bg沼里
微博:Yuki_枫妹的钢琴

【凹凸世界】摸鱼,一个邪教

瑞秋,好了可以关网页了大家
人物崩坏有,我流瑞秋
私设很多

登格鲁星的每一天都是晦暗的——不仅每个人身上都散发着令人不愉快的颓废的气息,就连耀眼的日光出现的次数都并不是很多。连空气里都散发着绝望的气息。
这个星球的人们都完全可以改变自己的命运,但是没有人想去,也没有人敢去。

“去了凹凸大赛的人,没有一个回来过。”

秋在幼时曾经听过父母这样沉重地用嘶哑的嗓音对她说过。他们一层一层的皱纹里面的痛苦与绝望从那些深凹下去的纹路上弥漫开来。

“……好。”
她那时候愣愣的回答了他们。她看见了得到回应的父母微微绽开了笑颜。虽然很勉强,但是确实有在笑着。

-

秋在那之后遇见了格瑞,那时候金还特别小,整天就缠着格瑞要和他玩。
她有的时候也会和金与格瑞说凹凸大赛的事情,金说着好厉害啊他也想去然后获得大赛第一。格瑞则还是什么都没说,淡淡的把头偏在一边不知道在想什么。
不过秋能看见他眼中流动着的某种光芒,坚定明亮的好像太阳。

-

登格鲁唯一能够令人感受到心灵慰籍的地方只有溪水的附近,不过外界再黑暗,溪水却是无论怎样也不会被染上黑色的。
这里的人对于这片净土也尊敬有嘉,比起那种虚无缥缈的创世神和神使,清澈并且能给人慰籍的水流反倒是他们最喜欢的东西。
“……你想去凹凸大赛吗。”
秋在溪水旁坐下,习习的清风吹过她的耳畔,背后传过来了格瑞的声音。
“恩。”
“为什么。”

“因为”
秋看向溪流,那水看起来是暗的,只有用手舀起来才能发现它的清澈,
“我想要让这个星球变得更好。”
“我们不应该受到这种待遇,这不公平。”
“我想要看见阳光照着清澈的溪水,水在微光之下泛出亮白的样子。”

“我想要看见这里所有的人都过的更加幸福。”

“是吗。”
格瑞再一次偏过了头,他用他那紫罗兰色绮丽的双眼沉默的盯着奔腾不息的水流,久久都没有再说话。

-

秋没有回来。

过去格瑞也曾见过她施展实力的时候,她并不弱,可以说非常强大了。
“因为我不是在为我自己战斗啊。”
“我的能力背后,是所有的需要我去守护的,最重要的人。”
她的话语仿佛还像细碎的风那样拂过他的耳畔。

格瑞清楚自己要做什么,他和秋拥有着完全不同的信念,也不会因为她的下落不明而停滞不前。
她可能死了,可能没有,但是格瑞倒是更加相信秋已经死去的事实。
如果她没有死的话,那么一定是成为神使了。
成为神使?他为什么要做那种事?难道她之前说的话全是谎言吗?
或者说,在这这一切的背后还有什么更为重要的——

格瑞没功夫去想创世神要做什么大动作,他想知道有关他的一切想到发疯,而凹凸大赛就是个机遇。
就算有着无数艰难险阻也要继续战斗,就像她一样。

-
他站在领取技能的终端机前。
毫不犹豫的,按下了确认。

后记:
没有糖也没有刀子的垃圾
我流瑞秋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