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ki

=ゆき/ゆうう(→优)
长期失踪
杂食动物
书签厨暗杀厨弹丸厨阳炎厨 /乙女游戏爱好者/腐向拒绝/可爱的男孩子和女孩子是世界的宝物/偶像梦幻祭过气转校生
近期入坑凹凸,总而言之现在在乙女和bg沼里
微博:Yuki_枫妹的钢琴

积稿

原本是乙女群九月的月练结果主题跑的没边了所以连名字也没有
原本打算连载但是凹凸乙女感觉肝不动了(没时间)……总而言之就把之前写的发了

紫堂幻乙女,其实还有一篇手稿来着但是没时间化成电子了

十一月的气候开始一天一天的寒冷了下去。

紫堂幻呵出一口混浊的雾气,认命般的骑着乘着打折促销时买回来的二手自行车,慢吞吞的朝着刚刚租好的房子里前行。
那个有着私家车的有钱社会人兼他的房东很明显不愿意用车载他一程,即使他的公司就在紫堂幻所就读的学校的隔壁。
那个房子比一般的毛胚房都要便宜不少,六十几平方对他而言绰绰有余,而且装潢的也非常好,据说是房东过去住的地方。
看来这个人没指望这一点房租能为他带来多少利益,不过也恰好给了紫堂幻这个穷苦学生仔一个好去处。

房子就在一楼,免去了爬楼的麻烦。
然而当他打开门看见的,却是他从未试想过的光景。

01
第一次的遇见算不上罗曼蒂克也算不上普通。
毕竟打开家门发现里面站着一个穿着到处被沾染上红色的校服的女学生这种事情实在是太过非日常了。
紫堂幻吓的一下子跌坐在地,甚至怀疑起了自己的公寓是不是正好被选中成了凶案现场,而他居然还目击到了犯人。
面前的人似乎对于他的反应还很疑惑,再三确定了紫堂幻看的是她之后吓了一跳,连忙开始解释。
“那个我……我是这里的房客,我身上是不小心在学校打翻了红色的颜料,绝对不是血迹之类的东西啊!”
听到这句话紫堂幻才反应过来血液的铁锈味确实不存在于这个屋子里,之后才有些狼狈的站起身来。
“……我、我也是这里的房客。我是紫堂幻,请多多指教!”
虽然他有些疑惑为什么房东没有说这个房子是两人合租的,不过看来大部分房租都是眼前这个人付掉了。况且两室一厅的房子两个人住也不会挤,紫堂幻也就接受了这个突如其来的合租者设定。

“请多指教。”
这时候紫堂幻才注意到那个女学生似乎穿的校服和自己身上的款式一模一样,虽然被颜料弄脏了,但是校徽的图案还是大概能够辩识的。

真是有缘啊,他这样想着。

02
喧闹的鸣笛声。
横冲直撞的车。
以及猛地一下从身体右侧传来的剧痛感。
被车灯照亮的黑夜,嬉笑着看着眼前的滑稽剧。

醒过来的时候她正躺在马路上,一辆一辆的车子从她身上碾过去。她看了看自己的周围,唯有自己的校服上血迹斑斑。
她的心脏剧烈的跳动着,似乎像是要冲破她的躯体离开那样,但是“咚咚”作响的鼓动声却丝毫没有听见。
她去试着闻身上上的红色,没有味道。
又一辆车从她的身后穿过,径自穿透了她开向远处茫茫的公路。

绝望从她的心底蔓延开来,她想哭但是却哭不出来,本应该湿透了脸颊却是干干的,她摸着自己的脸,接着使劲向外面拽。不疼。
接着,她捂上脸,像个普通人那样嚎啕了起来。

她的人生,还没能开始,就已经拉上“感谢观看”的幕布了。

月色之下,整条公路都被照得干净明亮,什么都没有。

03
“对于人间还有思念的灵魂是无法得到超生的。”

她想去好好的再去见父母一面,但是她完全忘记了自己的家,连带着父母慈祥的脸都变得面目不清。
同学和老师的事情也忘记了,唯一能记得只有——
死前最后的事。
最后最后的,被灯光照耀的很清楚的,那家伙的脸。

可能是因为在这边肇事过的缘故,在马路上度过的两天都没有见到过那个人。
灵魂比较好的地方就是连吃饭都不需要了。虽然这两天她连一张冥币都没有收到(大概烧的冥币不能传达到亡者的手上吧),但是除了衣服的方面也没什么问题。

实际上,或许她的运气还是不错的。

那个人终于开着车微露笑容的驶过学校。那是个富二代社会人,父亲是当地财阀的有名人物,虽然公司并没有让他接手,但是财富和手腕也是超一流的水准。
她也没有多想就追了上去,没想到居然一追就追到了那个人过去的家里面。
她当时还有点当凶宅怨灵的想法。不过当她发现是完全穿透的幽灵,不仅不能搞出“家里的家具突然飞起来了”那种事情,连稍许时间的附身都办不到(当然也可能是她不会附)。
这样下去还怎么超生?她有些沮丧。没有实体的灵体除了能任意出入各种地方也不能做其他什么——除非她心心念念的其实是下次考试的试卷与答案。

但是有人类看见她了。
太好了,她在内心低语。
让他来帮忙的话,就有机会能脱出这个活不活死不死的状态了吧。

04
紫堂幻拿出钥匙,另一只手紧紧抓住刚刚跟房东打过电话的手机,手连带着它在一起微微颤抖。
“这里的房客只有你一个人,紫堂幻。”
房东的话像一道惊雷将他从头到脚劈到了尾,而那位“房客”的身份,他也终于明白了。

紫堂家,表面上只是一个普通的家族。但是其实家族的核心却是平常人所接触不到的领域。
——“能够看见灵体”的特异能力。
因为灵体是完全虚空的灵魂,如果没有现世的人帮助,要想填补起自己的遗憾而超生是不可能的。而灵魂在现世的堆积则会导致现实世界的崩坏。

不过。
紫堂幻其实至今为止也没有看见过一个灵体——按照家族里面流传的话,他可能天生身体里面的能力就太少,不足以能看见它们。
这是他第一个看见的灵体,对于紫堂幻来说,纪念意义还蛮大的。
不,要是他能够超度这个灵魂的话,说不定就证明他也是有能力的吧。

能够证明自己并不是天生的废物的机会,在他大学三年级的那一天的遇见之时终于开始缓缓转动起来。

05
打开门的时候两个人正好四目相对。

她刚开始还在担心要怎么说才能让紫堂幻接受她的请求,结果对方居然非常高兴的就答应了,虽然似乎内心还有一丝胆怯,但是接下的速度超乎她想象的快。

但是虽说是接下了,但是具体该怎么进行却完全没有头绪。
刚才紫堂幻就又问了一遍她对于那个肇事者的感情,结果对方并没有特别恨他到想要他去死的地步,而且这位明显也不是怨灵。
但是对于家人和朋友的记忆却模糊不清,也无法从那上面入手。
“……总之,既然你和我是一个大学的,那么要不要和我一去去大学看看?说不定能得到关于你的消息。”
半响,紫堂幻才试着给出了建议。

今天紫堂幻下午没有课,不过要进到学校里也不是难事。
虽然他在每周的这个下午都不想再踏进校园一步就是。
但是既然承诺要帮助她的话,连这一关都不能克服的话,其他的事情就更加做不到了。
“好啊。”
她点了点头,紫堂幻这时才发现她的身体附近泛着淡淡的白光。这么明显的和正常人不一样的特征,他怎么初见的时候没注意到呢。他想。

06

今日运势→大凶
紫堂幻合上手机的翻转盖。看来这次的运势没说错。
他的眼前,站着紫堂林和紫堂陆。
“呀,没想到你居然感到学校来了啊。”
紫堂林倚在墙边,嘴角泛着冷笑,
“恩……看得见灵体了吗?不过仅凭这种虚幻的存在就敢来挑衅我们,真的不知道该说你有勇气还是盲目呢。”
“林,别理他。”
紫堂陆倒是没有对于紫堂幻的出现没有说什么,伸出右手拉过紫堂林便径自离开了,
“……”
离开的时候他将嘴唇贴近紫堂幻的耳边。

“只要不打扰我们的行为,无论你去做什么我们也不会干扰你的。”
“对于这种级别的灵体,我还看不上。”
“就这样,希望你能明白现在自己的位置,‘小少爷’。”

“你们果然还是要……”
“少多管闲事了。”
紫堂幻望向走廊的尽头,那两个人的身影已经不见了。
“……这样的话,是不行的啊……”
“什么是不行的?”
突然间女声插进了他的喃喃自语,紫堂幻外放的思绪也一下被收回。
“啊,没什么……我们先去打听下……学校哪个班死……少了人吧。”

“恩……”
她对于紫堂幻没有说出的事情还是心存疑惑,但是继续追问下去估计也不会得到答案——至少如果紫堂幻不愿意说,怎么问也不会得到完全真实的答案。

两人彼此怀着不同的心绪,并肩去往了教室。

07
“诶——紫堂紫堂——你今天下午来学校了啊!来来来和我一起上课!”
刚刚推开物理科室的门,虽然因为没有上课里面只有零星的几个人,但是却仍旧很吵。
“金?你原来今天下午要上课吗?我记得你和我说你的课表……”
“诶诶诶别管那个啦—我只是为了研究‘论箭头能否能够附加矢量进行旋转缠绕攻击’的超级课题啦!!帮我一起研究嘛紫堂——”
真是疯狂的课题啊……
“金你自己不是什么都没干么,目前的研究成果全是在你姐姐秋的研究之下,本小姐和格瑞一起弄出来的吧。”
“诶——凯莉我也有干事啦——”
那个被叫做“金”的男生双手叉腰,深蓝色的眼睛里面写满了不高兴。
“如果用箭头把化学科室炸了也算做事的话,那你干的事情还真是不小呢。不过还好,至少证明了研究成功了一部分。”
凯莉玩弄着放在桌上的立体箭头,随便把它朝着桌面一扔,结果箭头像是弹簧一样被弹了回来。
仔细一看,她才发现凯莉坐着的不是椅子,而是像是月亮的东西。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