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ki

=ゆき/ゆうう(→优)
长期失踪
杂食动物
书签厨暗杀厨弹丸厨阳炎厨 /乙女游戏爱好者/腐向拒绝/可爱的男孩子和女孩子是世界的宝物/偶像梦幻祭过气转校生
近期入坑凹凸,总而言之现在在乙女和bg沼里
微博:Yuki_枫妹的钢琴

【凹凸世界】直到最后走向这世界的终结之点

直到最后走向这世界的终结之点

*是瑞秋与金凯的联动!(打格秋tag是因为瑞秋tag有人啦)
*自我设定AU→详细的世界观都写在文章里面啦
*未完 我实在肝不动了……(就是懒)

01
格瑞开始忘记自己是什么时候和她分别的。
她离开多久了?他猛然间开始回想起来。
或许那段影象早就被时间磨灭的只剩下点点记忆的灰尘,或许他早已忘记她昔日那明媚的笑容和开朗的声音,或许就连过去萌动在内心的那种情感都消失了。

「我要走了,格瑞」
「帮我照顾好金」
她那样残酷的说着,之后不知去向了何方。

——于是她再也没踏进过他的世界。

这没什么值得遗憾的。他躺在床上,不知道为何今天头一次生出了不愿意锻炼的念头。
他已经是个老单身汉了,三十岁了连次约会都没有。虽然同事也有说现在还不迟,但既然他完全没有那个心思,在他眼里,三十岁和六十岁都没什么区别。
「我真是不知道为什么你连场约会都不肯」同事絮絮叨叨的声音又跑了出来「虽然你三十,但看起来一点也不比二十的差。才华和人品,我也绝对相信你。你总不会有啥见不得人的……咳。总之求你答应好不好。」
格瑞忍不住笑了,即使现在仅仅是在自己的回忆里。他抿了一口牛奶,早报没有什么特别的消息,不过他已经习惯了。
他又翻了一页,清晨的空气里浮动着油墨和谐安定的香气。
然而,之后那整整两面的,用着惨红色标题写下的报道,却让他大脑一片空白。
「我认为世界在两天后就会完全破碎」
「我相信你们一定要笑我了,但是我非常抱歉,作为一名长期研究量子的科研人员,在此冒昧的宣布——」

「这个世界,两天后就要完全毁灭了」

格瑞想笑,却又不是滋味,只觉得头脑乱糟糟一片,又麻木而近乎冷漠的继续看了下去。

「虽然这次毁灭意味着它的新生……但是对于我们,毁灭了就是毁灭了——我们无法跟随它一起获得新生。」
「我希望,大家能好好的度过唯余的两天时光」
之后的内容,都是含含糊糊的畅想未来,没有更多关于世界毁灭的情况——虽然他并不保证写下来他就都看得懂。
他很冷静,冷静到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他的学生时代是个优等生,之后的光阴便是只身一人兢兢业业的在岗位上做事。
他不感到有什么快乐,也没有什么遗憾——唯一可惜的事大概便是,她到最后也没有回来吧。

02
「我要走了,金」
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是十年前。
那年他把金送到机场,当那架即将飞向距离这里将近半个世界的国家的飞机发出提醒乘客登记的广播时,他对拿着行李箱的金这样说。
「恩,再见了,格瑞」
有着灿金色头发少年说着,那像向日葵一样的笑容里似乎没有任何杂质,
一蹦一跳地上了飞机,犹如回到了十五岁那样。

所谓告别,不过如此。

「你不去吗」
他没有回头,但不远处的黑发女性却不可置否地莞尔一笑,
「……责任重大呢,凯莉」

「希望你未来不会为此而后悔」
「呵,彼此彼此」

03
「新世纪最伟大的科学家,凯莉」
「由于发明了最新的空间传输器,被誉为『改变世界的科学家』」
「但是由于装置的材料及组装复杂性,至今未进行大规模生产」

但是,理由不仅于此。
因为空间传输器的作用,远远不至于将人进行高速的方位移动。
甚至可以用作巨型兵器投入战斗,配上高速移动的能力,即使本身属于冷兵器的范畴,也无需担心。

更有甚者…

「…你是这所学校的新生吧?」
「是、是的!我是金!请多多指教!」
——没上过学,直到十五岁才首次迈入学校的问题儿童。
「我叫凯莉,从此你就跟在我的后面混吧」
「敢违逆我的话,我也不知道你会发生什么哦」
「——初来乍到的家伙,不小心一点就会被吃的骨头都不剩呢」

这就是他们认识的开始,也是他们之间的结局。

所谓的「高速空间传输器」,其诞生所产生的价值绝对不是常人所能想象的。
甚至也光速都可以超过的传输器,正是新一代人类对于这个世界的最终报复——?

04
格瑞忽然就不知道哪里冒出来了一股勇气了,这种感觉就像是一锅刚烧开的水,正发出滚滚热气。他仿佛浑身都有了力气,然后拿起了桌上的钥匙。
他的理智告诉他现在出去也没有任何作用,他的常识告诉他已经迟了。
但是他的大脑里此刻却好像忘记了其他所有的事情,忘记了世界末日,忘记了他们马上全要完蛋,他现在只想着她,只有她。
就在刚才凯莉打电话给他,一句「我要去找他了」之后便了无音讯。
或许他是被凯莉感染了吧,又或者是被金那个「想到什么就立马去做啊」的态度感染了。
「我要走了,格瑞」
这句话忽又在他的脑海里出现了。可能秋其实从未离开过吧,她一直在敲打着他的心灵。
他痛苦过,悔恨过,但是从未行动过。

所以,这一次……

05
「我们这里是优胜劣汰的地方,而不是平庸者的庇护所」
「所以如果想尽力生存下来的话,就自己加油吧」
学校的环境不算美丽,倒不如说透露出一股令人窒息的感觉。
似乎各个地方都出现过打斗一般,但是又微妙的进行了掩饰。
「每个学生的物资由在年级的地位决定,当然,也可以向别人去『借』」
「这里大多数都是如狼似虎的人物,当然也有温和如兔子一般的人」
真的吗……
金担心地往周围望了几眼,路过在校学生的红色制服的颜色似乎是用血涂抹的一般,红的发黑,深浅不均。
「按照学校不希望新生第一个月就『出事』的原则,你的室友估计是个兔子,可喜可贺呢,金」

评论(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