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ki

=ゆき/ゆうう(→优)
长期失踪
杂食动物
书签厨暗杀厨弹丸厨阳炎厨 /乙女游戏爱好者/腐向拒绝/可爱的男孩子和女孩子是世界的宝物/偶像梦幻祭过气转校生
近期入坑凹凸,总而言之现在在乙女和bg沼里
微博:Yuki_枫妹的钢琴

圈儿

苏领子_制杖退散:

比如搜tag一眼扫过去能看的不超过两篇,港真,我看不到几个认真写东西的人,然后不认真随意写的可以有很高热度也是不懂。认真写的找梗的反而没多少粉丝和热度。

没撕逼的意思,上次吐槽都要被说太太如何如何这锅老子这次不背。

我就是作为一个普通看客看到我喜欢的人被写成这狗样而已。

顺便说真的,回去多读几遍小说谢谢。

横滨铲屎官:


灵感来自于笑语阑珊太太的冷圈。嘲讽一下圈里的某些现象和人。

几个姑娘,围着坐在堆满了自产的糖果和蛋糕的桌子周围,望着那隔壁院子里的几个太太,还有那些都快把人给淹没了的糖,不由得叹出口气。

“唉,隔壁多热闹啊,好歹是一个圈的,和咱们这边可真是一个天一个地哇。”

说着那人眼巴巴的望着那里的一堆甜食,听着他们因为吃到口好糖的高声欢呼,眼睛都看的发亮。就差身子都往那边钻了。坐在她旁边的那姑娘,随便抓了把桌上的糖往嘴里一塞,含糊不清的劝她:“我们这不也挺好的吗,虽然人没几个,可粮都是上上等的啊。”

然后她胡乱的在桌上的糖堆里翻了翻,偶尔翻出几把刀,质量也好的不要不要的。她挑了个卖相不错的,往那个想爬墙的人嘴里一塞:“你吃吃看,味道怎么样?我和你说,别看隔壁糖多太太多粮也多,指不定你翻出一个就是屎,外面裹着层华丽的糖衣。”

对面一个姑娘,刚把新出炉的马卡龙放在桌上,推到中间,桌子周围一群人呼啦的围过来一手一个就吃了起来,连话都懒得说。她听到了刚刚那句劝,也跟着补了句:“冷圈也有冷圈的好处,咱们这里就那么几个人。”说着她指了一个嘴里塞满吃的人,“你看看,你看看,这圈一开始还不是靠这位太太撑起来的吗?你呀,就知足吧。至少这里没有屎。我挺乐意这样的。”

那嘴里塞满了糖的太太,捶胸顿足好不容易把吃的咽下去。她先是瘫在椅子上看着天空思考了几秒,然后突然蹦起来:“我有灵感了!我有灵感了!!等着,我现在就写!”

想爬墙的那人被塞了口糖,还在回忆那甜味儿。一听太太又要产粮了,立马就忘了隔壁的欢呼声:“太太!太太你要写什么呀!是车吗!”

“不开车,不开车,前两天刚开过,还差点被拘留驾驶证。我写个糖吧,3P的。”

冷清的院子里突然就响起了高过于隔壁的欢呼声,太太一边享受着众星捧月的酸爽感,一边哗哗哗的飞快的写着,没一会儿就写完了。一盘子的糖堆得像座小山一样高,齁的能腻死人的甜味窜满了整个院子。

大家吃糖吃的正开心,外面突然传来一股肉香味。大家都回头去看,可那隔壁院子就像没闻到一样,该笑的还是笑,该在粮堆里打滚的还是在打滚。姑娘们都希望那肉香的源头能到破院子里来,事实也的确如她们所意。

“新鲜的肉!有太太要来吃吗!”来者也是个姑娘,她推着一辆小车站在院门口,不知是进去好还是不进去好,只能在门外轻轻的叫唤。院里的人都奔过来拉着姑娘和她的小车子进了院里,把她带到那桌前坐下,拿了好一大包的糖塞在她手里,让她快快的吃,还不忘补一句:“这粮可甜了,你看看我都被甜出蛀牙啦。”

还有几个光吃粮不产糖的,围在小车子旁忘情的一口口往自个儿嘴里塞,也不管这腮帮子被撑的多大。一边吃一边疯狂的点头,跟食了摇头丸一样。饱了还在地里打个滚,爬到拉小车的姑娘那里抱住大腿:“太太!太太!你的粮太好吃啦!”

小姑娘被吓了一跳,她从来没被叫过太太,这可是头一遭。她开心的眼睛发光,答应那人:“我会继续写的,谢谢你!”接着,其他人也爬了过来,围着新来的小姑娘说这说那儿的,其中还不乏圈里的几个太太们。

院是冷的,糖是热的。大家聊聊天产产粮的日子过得也欢快。每次来了新人大家也都热烈欢迎,互相督促产粮。可是这人一多,有些院的老人就觉得不太对劲了。

怎么有些糖塞嘴里嚼出股屎味儿呢?

她们聚在一起,又仔细咀嚼,完了大家一致认为这就是颗屎,不是糖。该来的总会来的,她们悄咪咪望了眼那群产粮产的正乐呵的,心情复杂。

“这咋办?我觉得我都不想写了。”其中一个老人发话了。

“还能咋办,那就不吃啊。反正我是要继续写的。”另外一个朝老天翻了个白眼。

“我也写啊,反正我们写文也不是为了她们是为了自己。”

说不写的那个想想也对:“行吧那我以后只吃你们的。”

话音刚落,院外传来一声汽车发动的声音。车上的人摇下车窗,特别拉风的朝院里的人一挥手:“上车不?”

原本聊着天的姑娘们立马住了嘴,刷的不知从哪里掏出一张车卡,互相推搡着跑到车门口,朝车上的人举着车卡大声的喊:“太太,太太看我!司机师傅开开门我要上车!”

太太的眼睛转了一圈,然后潇洒的打开车门:“行吧上车!不过咱要悠着点,我前几天就被查了驾照。”

“没事的太太!开车!”

“老司机带带我!”

太太点点头,握紧方向盘,一脚踩下油门,车速都飙到了370,载着一群人绝尘而去。

那老人堆里有个老司机看着她的车突然来了句:“怎么她的车是臭的?”

随着院里的人数增多,糖也越来越多。虽然比不上隔壁,但比起以前是很好很好的了。可惜有些糖抓起来吃一口就觉得咯牙,还有的臭不可闻,根本没法吃。以前的几个太太,虽然还在但也不怎么说话了,只是默默吃糖,连粮都不产了。还有的几个产是产,人气还是一样的高,可吃到垃圾又OOC的糖就生气的往地上一扔,破口大骂:“这写的都是什么瘠薄玩意儿!能吃吗!”

小透明们是自然不管自己产的糖是OOC还是垃圾,总之——产了就行。反正产了也有人吃,还有人管我叫大大呢。虽说人气不高,但是开心啊。渐渐的,几个写屎糖的也崭露头角,热度是愈来愈高。

一个不怕死的老人钻到那另一边的糖堆里,还没过几分钟就哇的连滚带爬的跑了出来,塞了口以前的旧糖压了压惊。其他几个围上来,问她怎么了,她哆哆嗦嗦指着那堆糖山:“千万别去,太可怕了。那里面可都是屎,谁吃谁进棺材。”

其他人都“啊”了一句,眼中带了几分恐怖的神色。是,她们都挺希望这院子里能热起来,可热起来就需要人,人一多就林子大了,林子一大可不就什么鸟都有了吗?


评论

热度(132)

  1. 胖头鱼稍微改了下名离。Iris。 转载了此文字
    其实乐柔圈真挺好……我吃到现在没吃到过屎,刀子都没有,这样人气低也很好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