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ki

=ゆき/ゆうう(→优)
长期失踪
杂食动物
书签厨暗杀厨弹丸厨阳炎厨 /乙女游戏爱好者/腐向拒绝/可爱的男孩子和女孩子是世界的宝物/偶像梦幻祭过气转校生
近期入坑凹凸,总而言之现在在乙女和bg沼里
微博:Yuki_枫妹的钢琴

[凹凸世界]Can't sleep love

cannot sleep love
❌❌❌史上最大最恶最绝望ooc
重点是我好久没看aotu了,对于人物的印象没有以前那么深刻了
❌❌❌现代au,与原作只有微妙的一点点关系
❌❌❌abby x amy
❌❌❌记得之前答应一个妹子写傻白甜,我有在尽力撒糖了……
❌❌❌标题来源与歌曲《can't sleep love》,我个人认为所谓can't sleep love是所谓刻骨铭心,难以忘怀的爱

「你追求的是什么呢」
诱惑着亚当与夏娃的那条「蛇」对我耳语道,
「我可以实现你的愿望」


「起床了……!在这样睡下去就要迟到了!工作不管也没问题吗笨蛋埃米!」
「照顾一下几十岁老男人的心情好吧……」
我很勉强的爬起身,已经穿戴整齐的那个老女人正举着扫把,似乎想扮演成童话中的巫女一样,
「你身上这套衣服怎么我最近看好多人穿过,是不是又买什么淘〇爆款了」
「……吃你的早饭!」
真是的,艾比这家伙还是这么没有女人样子,明明孩子都十几岁了。
不过,做早饭的技术已经从吃了就会去见上帝的程度变为了孩子不会整天闹着去学校吃饭的阶级了,可喜可贺。
不过,比起我小时候吃的那种东西,应该说无论如何都是无上美味了。
说到厨艺的话,果然还是很怀念十几年前消失的莱娜呢。
当时她的做饭技术可是让我们整个寝室都围在鬼狐的便当附近不肯走,逼得她没办法只好做了我们那个宿舍的专属厨师。
……说起来,莱娜突然的消失真是奇怪呢,什么预示都没有,突然间就人间蒸发了。

「偶尔也想过一下二人生活啊」
艾比听到我说这话的时候明显的顿了一下,脸上微微泛起红晕,目光从料理书上移到我的身上。
她咽了口口水,然后罕见的用揣揣不安的语气问我:
「……去哪里?」
「你觉得呢?像现在的小年轻去游乐场或者电影院怎么样?远途旅行的话也没有这个时间」
我一边翻阅着当下人气爆棚的言情小说一边这样说。
说起来我刚认识艾比的时候她还老嫌弃我,常常嚷着要去找她的白马王子呢。
「你当年就是在游乐场强媒硬娶本小姐的吧,当着那么多孩子、情侣、父母的面根本不好意思拒绝啊」
「哈哈哈,可你如果真的不愿意的话,就算有l再多人也会拒绝的吧」

思绪突然就被卷到好久之前的事了。
还是个年轻人的我向过去的前辈问「哪里求婚比较好的」的时候,果断给了我「当然是游乐场」的答案。
其实这个连女朋友都没有的家伙完全就只带女生去过那地方而已,而且还是和一群人一起去的……不过,那都是我后来才知道的事情了。
我是在作为研究生毕业的那天之后向她求婚的。
大概是在旋转木马前面把,朝她求的婚。
——单膝跪地,使用罕见的认真语气,顶住他人好奇的目光。
「艾比」
「嫁给我吧——!」

我们过去似乎和笨蛋情侣没有区别。
虽然我的父母十分的反对我们,不过她和她的父母都赞成。
我对于我父母的那点斥责也从不放在心上,所以一路上都没有什么挫折。
虽然我们在我求婚之前一直是地下情。
我似乎还想个傻小子一样,能够想起过去那段我晦暗的人生最明亮的时候。
那段和艾比那个笨蛋在一起的时光。
大声的嘲笑着我嘴角上的冰淇淋,笑得太过厉害而整个冰淇淋球都掉了的她。
在弓道场上大放异彩,抱着冠军的奖杯对我一边流泪一边微笑的她。
我们在没什么人的郊外骑着自行车出游,骑着骑着我便扔下自行车用着因大量运动而磨损过度的破烂运动鞋追赶着她散落在空气中宛如银铃般的笑声。
休学旅行的时候我们一起参加鬼屋探险的活动,在吓的半死的情况之下好不容易协力找到藏在终点的蝎子钥匙扣……
回忆真是不可思议的东西,一沉浸进去就会连现在都忘却。

婚礼的当天,我的父母并没有出席。
这种事情是无可奈何,虽然这一事实使这场婚礼没有那么完美,可艾比与她的父母都不怎么在意。家庭教育开放是一个方面,不过所谓我的「父母」,其实也没有那种血缘的关系。
我从小父母便不知去向,据说是因为母亲难产,父亲不顾母亲死活选择了我,最后无法承受亲戚朋友的压力,一走了之了。
由于我的生命是通过牺牲母亲的生命产生的,何况收养我的也是母亲那边的亲戚,他们不喜欢我也是自然的。
即使没有来自于父母的关怀,对我而言也已经是无关紧要的了。
因为我已经有了她,有了我人生中的阳光。

「祝你幸福」
鬼狐天冲那个家伙用着冷漠的语气这样对我说。
这倒不是他见不得我好,毕竟他从我们遇见的时候都一直保持着这种酷酷的style,为此那时候无数女孩子都老是朝实验室跑看他做实验。
失去了莱娜的他,现在和我说这句话的时候,是怎样的心情呢。
虽然她已经消失了很多年,但是我现在仍明白,莱娜仍旧活在鬼狐的心中。
她没消失,可她是个虚无缥缈的梦想。
所谓日日思服,夜夜想念,大概就是这么一回事。
虽然他看起来是那么冷漠的人,莱娜在存在的时候从来未关心过她。
他不是什么单纯的人。我明白这一点,所以也知道他为了莱娜都做了什么。

他本不应该选择成为科学家这条路的,以他的才华完全可以在政治领域大展宏图。

潜入你的意识,改变你的思想。
「我知道你需求的是什么,埃米啊」
鬼狐天冲在他那不可思议的发明前对我伸出了手,
「你需要他人的关心和呵护」
「你需要让你最惦记的」

can't sleep love
  「 不眠之爱 」

「做我的试验品吧」

鬼狐天冲用他那可以改变记忆的疯狂机器,让我被植入了不可思议却又虚无缥缈的回忆。
那些我一直渴求的,值得我去日夜思念的回忆与爱。
他的老师就是用这种机器,让「莱娜」出现的。
那个造成所有的男人看中了鬼狐的才华,使用虚假的记忆试图让鬼狐继承他的机器,完成他的愿望。
这种令人分不清现实与虚假的机器,本来是严禁使用的。
可是为了私心,还是有人使用并继续对于这种仪器进行研究。
——为了我们无法得到的爱。

这就是我的故事。

得到虚假的爱的仪器,你也要来试试看吗?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