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ki

=ゆき/ゆうう(→优)
长期失踪
杂食动物
书签厨暗杀厨弹丸厨阳炎厨 /乙女游戏爱好者/腐向拒绝/可爱的男孩子和女孩子是世界的宝物/偶像梦幻祭过气转校生
近期入坑凹凸,总而言之现在在乙女和bg沼里
微博:Yuki_枫妹的钢琴

【凹凸世界】《ABBY》

•分级:pg-15
(•含骨科要素)
•Couple:amy → abby
•out of character

冬日的寒冷还未消散,萨摩野菊在灿烂的阳光下盛开着。
街上很喧闹,卖金平糖和其他食品的铺子面口人山人海。

这是,新年的第一天。

“还真是热闹啊……”
埃米对于这种人挤人的场合永远希望能离得越远越好,尤其遇到那种体积庞大的那种都可以将自己生挤成肉酱。
“诶……虽然有这么多人……还是没有看见帅哥啊……”
艾比倒是没有抱怨,在人群里东张西望着,若草色的浴衣用白线勾勒着珊瑚①的图案。

真好看啊。

“……a”
“你嘀嘀咕咕什么呢!还不快来帮我找帅哥!”
艾比猛地拍了一下他的头,力气大的使他的脖子都呈九十度拐弯。
“是——是——”
埃米认命般的卷起稍微有些大了的浴衣袖子,软雀②的纹样密密麻麻的绣在上面,之后不情不愿地大步朝着艾比的方向跑过去。
他不自在的吸了吸鼻子,糖果甜腻的味道和其他绸鱼烧之类食物的香气混合在一起,从早上开始就没吃饭的肚子不由得开始作起了响声。
好香。
“好香。”

“说好的观察帅哥怎么成了我请你吃烤鱿鱼喝苦瓜奶茶啊!而且这里居然会有苦瓜奶茶卖还真是不得了啊……”
“怎么,你有意见吗。”
“没有没有姐你说的都对。”
埃米发狠似的咬了一口手上的芒果派,芒果甜香的味道却一点也没感受到,
“我说……找帅哥……”
“啊?帅哥!哪里有帅哥!”
艾比显然没听清他的话,仅仅听到“帅哥”这两个字就兴奋起来差点从座位上掉下去。
“……啊,看错了。我去买份章鱼烧。”
“诶诶诶什么你逗我玩呢,记得给我也带两份啊——!”
“是是是——”
埃米认命般的低下头,打开钱包看着还剩下的几枚百元硬币。

——是永远也得不到的,单向的背德恋爱。

因为是姐弟,所以比谁都更加的亲密。
同时,也永远永远的缠绕着世俗的枷锁。

拥有名为“恋爱”的感情只会徒增苦恼。

——是的,就是这样。

“所以我要、我要一直——”

-

“好慢啊衰仔——这样下去祭典都要结束了啦!本小姐还要去神社参拜呢!”
“祝福新的一年也能找到帅哥吗……”
“没错!哼哼,就是这样!”
艾比大步流星地拉着他的手向前走,脖子上的天使色coral③项链被扬的很高。
“诶——你弟弟这么帅你就没觉……”
“你哪里帅啊哈哈哈哈衰仔,而且你老姐找的可是你未来姐夫。”

-
那还是大一寒假的事情。
“诶衰仔衰仔你毕业之后想去哪里发展?”

艾比因为兴趣所向最后去了艺术学院,而埃米则进入了全国范围内知名的大学。
“恩……没啥想法啊我,老姐你呢。”
“我?本小姐当然是要游遍天下找最好的帅哥……”
她微微眯起眼睛,脖子上的项链发出柔和的光。
“那我们要不一起去啊,先去美利坚怎么样?从帕金顿出发……最好路过塞耶街…然后去早餐有油煎肥肉的旅馆住宿,或许我们还可以全程开汽车④”
“恩……听起来好像不错?不过我不喜欢油煎肥肉。”
“是吧?刚开学那会我送你的那个珊瑚项链你也要记得戴着啊,戴上能让漂亮一个档次呢。”
“你说啥呢——”
她装作生气般的打了他后背一拳,珊瑚红的眼睛望向绘着晚霞的天空,

“呐,埃米。”

-
“……抱歉。”

-
“喂,醒醒,发什么呆呢。”
回过神的时候婚礼交响曲正在埃米的耳边回响,面前的人挽起了赤红色的长发穿着洁白的婚纱就那样站在他的面前。

“婚礼马上就要开始了,你作为伴郎别给我掉链子啊埃米。”
“是是——”

这样的话就好了。
是的,这样的话就结束了。

埃米站在台下,艾比脖子上的红色的coral的项链发着和过去不同的光芒。

①珊瑚:是姐弟生日的守护石
②软雀:又名“鼠耳草”,是生日花
③coral:同样是珊瑚,不过这里特指过去被当做宝石价格特别高的那种
    (天使色:肉色)
④“从帕金顿出发……最好路过塞耶街…然后去早餐有油煎肥肉的旅馆住宿,或许我们还可以全程开汽车”:
是《Lolita》一书的梗,选择的地方是随机从书中抽选的。
此外,男主角“亨•亨”和女主角Lolita为禁忌之恋(但是更为特殊,并不是姐弟而是伪父女),最后Lolita也离开了男主角选择了其他人

Thanks for your reading!

全文本体约一千两百字。
又名大概可以叫《byebyemylove》

我终于想的起来打分级提示了。
是相对来说意识流的一篇。
abby这里的设定是知道amy感情+不接受+抱有愧疚
当然abby并不是因为这样才结婚的,她遇到了自己最适合的人。
如果看过lo可能理解剧情会相对简单一点点,当然没看过也没有关系。
原本的设定虽然是单恋但是结局没有定的那么死(原设是全程新年背景)
后期由于和《灵魂电车》的原设的构思融合了所以变成了这样
当然因此《abby》的原设,里面的诸如新年烟火之类的设定都给我弄没了……其实原原设是打上花火的印象文,我觉得应该没人信。

【凹凸世界】《chocolate box☆》

☆很ooc(……)我就是很想写糖,能甜到齁人的那种
☆超短,深夜困死的摸鱼(……)
☆原曲同文名(没有☆),是蕉橘,甜死人,快去看pv啊😭
☆由于一些原因,没有完全按照原曲的流程来跑
☆是埃艾
☆没变的德国骨科,就是这么背德(被打),年龄上有更改

下课时的埃米从来没有做过趴在课桌上的其他事。
不是脸朝下睡觉就是摆弄着手机,作业也一点都不写,完全没有想搭理人的样子。

「我说啊,衰仔你……」
「……又睡?!可恶啊你给我起来——!」
「我很困诶老姐,拜托啦——」
埃米每次用这样的腔调去请求她的时候艾比总是无法说出不,心里面一软答应的话语便被说了出口。
但在事情过后她总会很生气,心里面一边埋怨自己的心软一边对埃米的冷淡不满。
就是这样的少女心事,虽然不严重但是这扰人的情感却一直一直的折磨着艾比。

「所以说……『我喜欢……』这种事情怎么说的出口!」
因此,今天也一样的在生闷气,
「唔啊啊不想管了啦——!」
被当做替身的轻松熊玩偶被揉的不成形状,面部皱在一起,看起来有点好笑。
「……噗嗤,啊哈哈衰仔你看这个完全就是你通常那超蠢的表情啊——!」

-

——完全无法理解那个人的情绪波动。
明明昨天艾比还是一天都超不爽的状态,连「一起回家吗」这样的请求都完全当做没有听见似的,结果今天一下子坏心情的乌云就全都消散掉了。
「啊……好困。」

每天晚上听着她的呼吸和隐隐约约呢喃的声音都被刺激的无法睡好,于是整个14岁的白天都这样昏昏欲睡。
每天回过神的时候嘴里面的炒面面包都快吃完了。
偶尔也会被艾比叫住说要一起吃午饭,可是一起坐在长椅上吃东西的时候内心都会紧张的不得了,结果每次都是无言的结局。
为这些超级小的问题还吵了好几次架,结果对方每次不知道怎么回嘴的时候眼泪就会下来。
想安慰但是又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翻了翻口袋一张纸也没有。

-

所谓爱情,一定就是甜美的巧克力吧。
有的时候会有苦涩的部分,但是无论什么时候回味到的全部都是甜味。
吃下去之后就会上瘾,心脏会「扑通扑通」的一直不停的快速跳动。

「『想要讨女孩子欢心怎么办』」
「『最优答案:最好的方法就是给她超棒的surprise啦☆花啦小饰品啦都是女孩子喜欢的东西呦w突然间送出去的话会有奇效——!』」

送红玫瑰好逊啊但是苦瓜绿好像也不太好话说玫瑰有绿的吗鼠耳草送的话会被当成傻瓜吧百合花好像也可以啊不对现在马上就到百合凋零的时候了

「喂,老姐——」
「唉难得啊衰仔你今天不睡……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桃色的玫瑰花在露珠的映衬下好像闪着光。

「……难、难道本小姐的……」
「……那个」
「最近我惹你生气次数很多……抱歉啦老姐,可以收下吗……?」
埃米其实根本不是想要道歉,可单纯送花的话「不能说的秘密恋情」就会被告破了。
「哦……多亏你小子有心,挺适合本小姐的!我就大发慈悲的收下了!」
——内心的小鹿乱撞,耳朵和面颊都在发烧。

粉红色有什么寓意吗还是我在乱想好在意啊为什么是粉红玫瑰真的不是有其他意图吗啊啊啊啊我在想什么怎么可能啊——!不要让我误会啊!!!

-

脑子一热把告白的line发给了那个笨蛋了。
「我也喜欢你哦」收到了这样的回复。
「诶,我们是姐弟哦www衰仔」
老实说,内心有点高兴也有点失落。
「老姐不是你先的说吗」
「什么啊,本小姐当然是胡说逗你玩的啊」
「啊好巧诶,我也是」

「什么嘛——」艾比猛地把手机一把扔到床上,
「衰仔你个傻瓜、笨蛋、呆驴!!!一点点也不懂女孩子的心情!!!」
「……是吗,我倒是我觉得我已经看透了啊。」
「……」

「——————诶????!!!!」

fin☆

很丑的摸鱼!!!!!!!
避雷我P1先挡一下……🔫
肥肠喜欢 @是个冬瓜。 阿珊太太的设定就画了……但是画的很丑
真的原设好看死了呜呜呜😭😭😭😭可惜我手残画不出千万之一的好看🔫
P3是呆毛弟弟……混下双人tag好了埃米单人tag打了不太好……()

【凹凸世界】呆毛姐弟,一个无脑糖

>人物ooc崩坏
>真的是无脑糖
>含一句话鬼莱(?)总而言之还是骗个tag()
>真的要是看不下去也求求你们翻到后记看一眼(……)

巧克力那股甜的发腻的味道已经在家里面整整弥漫了三天了。
埃米并不是讨厌巧克力,但是想到自己家的老姐把家里面的厨房搞得乱七八糟害得他们姐弟两个最近一直在学校食堂解决三餐(还每次都是他付钱),而艾比就仅仅为了心心念念的那个隔壁班的黄发小子,他就觉得莫名的不爽起来。

不过这个生活显然马上就要结束了,因为今天就是情人节。
虽然埃米还是很不爽。

对于埃米来说情人节也收不到什么巧克力,他们班的那个莱娜除了她的鬼狐学长以外其他男生看都不看一眼,每年只有给鬼狐天冲的心意巧克力。而唯一能做全班份的老姐总说“衰仔你就不用吃啦,胖了多不好,你老姐我就辛苦一点吧。”而回家一口气吃掉两人份的。

老姐的心意巧克力估计是在社团活动的时候会跑去送吧。
埃米一边看着艾比直到放学都只去送了义礼,一边心里想着她接下来的举动,同时打算干脆向社团请个假,在那里做电灯泡多不好。

由于请了假的缘故,今天埃米回来的比往日早了很多,不过他也没有什么事情要做,就往沙发上一躺,等艾比抒发完少女心之后高高兴兴的到家。

他突然间觉得自己请假的行为傻的不行,就像是幼年的时候和他老姐赌气似的,每天躲在房间里怎么叫也不出来玩,最后还是被艾比破窗而入强行拽了出来。

她送别人心意巧克力这件事本来他就算在场也没有什么,反正田径社里面人也不止他和金两个人,他走了别人也会做那个电灯泡——所以他到底请什么假啊!

埃米用靠枕蒙住脸,他现在的思绪差不多已经成了一团浆糊,不由得吐槽起了自己活像个言情小说里面处于爱情迷茫期的女主角。

突然间他感觉自己脸上的压着的柔软的枕头没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盒迷一样的物体。
“衰仔,你今天怎么请假啦——?”
耳边传过来艾比的声音。
“我怕你在人多面前不敢递巧克力呢,特地为你减少一位电灯泡。”
“啧啧啧,真是好心啊你,难得嘛。”
埃米这时候顺手拿起了脸上的盒子,包装他似乎在哪里见过。
是心意巧克力。
“……不会全田径部都没人了吧?他也请假啦然后你没……呃啊?!”
话还没说完,一击暴栗就敲在了他脑门上。

“不,我送给金的事义礼,本命就送给从来没有收到过女孩子巧克力的衰仔你好了。”
艾比将围巾稍微朝上提了一点,
“看衰仔你每年都怪可怜的,今年你老姐我大发慈悲的给了你本命,怎么样,够意思吧?”
“够意思够意思,我老姐对我最够意思了。”
用的虽然是完全没有走心的语气,但是埃米的心情突然间就好了,也不知怎么回事,他只觉得听了艾比这句解释之后浑身舒畅,甚至还能再绕操场跑个五圈半。
他也没客气,说完这话就立刻拆了包装纸,不愧是试验了三天的结果,看起来似乎没有生命危险。

他一口咬下去,只觉得满口全部都是甜甜的气息。
不过这一次的感觉比前三天的好太多太多了。

fin

后记:
对于长篇的计划感到心力憔悴。
我想看他们原地结婚然后恩恩爱爱的日常……()
写到一点四十然而我五点要起来,怕不是石乐志。
算个试做品,主要为了研磨人物性格和相处方式,要是大家觉得没问题的话就想考虑向喜欢的太太要paro授权了哇(……)
顺便求粮()呆毛姐弟这么好吃这么棒棒求求各位太太产粮😭,你产我就吹,能给你吹到天花乱坠(
看情况可能会有番外篇,我觉得稳(除非特殊情况否则应该会有)

总之感谢阅读!!!

【凹凸世界】【埃米中心】《灵魂电车》

*分级:pg-13
*和原剧情有的少许关联→妄想因素有
*ooc有
*呆毛姐弟偏亲情向

外面是寂静的夜,只有微微的光亮透过窗子照进来。

埃米从座位上醒来看了看时间,估计自己才刚刚睡过去了一站路。
或许是因为这电车太晃荡了,导致他根本没睡好吧。

他不远处的那个绿色头发的男子似乎在上一站下了车,连同他后面那个黑色的身影也不见了,站在那里的是一个戴着帽子的金发少年。
风从那边没关上的窗户里吹进来,凉飕飕的。

“总算醒了,下一站快要到了。”
坐在右边的艾比面无表情的用红宝石般的眼睛注视着他。
“……我们要在下一站下车吗。”他的头还是迷迷糊糊的,不太记得自己要在哪里下车了。
“大概不用吧。”她答道。
这次她的视线却游离了,没有朝着埃米的方向看。
他顺着目光望去,是那个笑嘻嘻的金发家伙。
“你的……白马王子?”他挑挑眉毛。
“……是啊。”
脸色通红。

电车的速度渐渐变慢了,最终停了下来,无数的人们朝着车门那边挤,堵的水泄不通。
这次似乎并没有再上来人,车厢里骤然间变得空空荡荡的。
那个男生也找了位置坐下来,旁边是个眼睛小子,一脸内向。
之后还有头上戴着星星发卡的黑发女生来找他们,但埃米也没有继续看下去。
他和艾比为什么要乘上这列电车?他头痛的紧,记忆全部都成为了碎片。
来帮她找白马王子?可为什么要来电车上找?
他想去问艾比,但他发现不知怎么他无法问出口。
慢慢的有人从这节车厢里经过,或走个过道,或在这停留一会。
他看见了嘉德罗斯,看见了格瑞,看见了银爵——哦,大概没看见吧,他接着就突然消失了。
他认得他们?不、他绝不应该认得,但他此刻却隐隐的感到发自内心的畏惧。

他的手上突然传来温热,仔细一看发现是艾比握住了自己的手。
“衰仔,不要怕。有事老姐我帮你扛着。”
帮我扛着?但是你自己不是一有危险就跑了吗!
埃米刚刚想这样略带嫌弃意味的回答她,但接着又怔住了。
没经历过危险的他,为什么会产生这种想法?
哦全是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去他妈的去他妈的他再也不想了。
管它什么狗屁记忆啊反正下车之后大概就完事了吧。
用着粗话咒骂了一遍现在的处境,埃米也更加放松的坐在了位子上。

外面的光稍微变亮了。

随着电车的行驶,埃米感觉似乎又有更多的窗户被打开了,车外寒冷的气息冻的他几乎发抖。
但是其他人完全不为所动的样子,看起来没有什么变化,就连艾比也是这样。
“这么冷?衰仔你最近体能看来不行啊。”
艾比颇为惊讶的瞧了瞧自己被冻个半死的弟弟,解下围巾裹到他脖子上。
埃米戴上了之后觉得确实暖和了许多:“谢啦老姐。”
他又重新看看打开的窗户,决定去关掉一些,反正这群人看来窗户是开还是关都不会觉得温度有太大的变化。
而正当他准备起身的时候,一道人影从车厢内跳了出去。
那头发的颜色和眼睛仔的差不多,不过看起来比他大一些,可能是哥哥之类的吧。
埃米来不及反应,那人已经没了。
还是不要关了吧。他这样想着,这电车上的极客看起来不少啊。

不知不觉就到了下一站,人群又纷纷离去,不过走的人没有上次多了,这节车厢里就零星走了几个。
光更加明亮。
“还没到吗。”
“没呢。”
人们脸上的笑意都没了,消失的人也越来越多。
埃米隐隐约约猜到了他们消失的原因,不免有些紧张害怕,但看到这节车厢里的人似乎到现在还是安安稳稳,又发现艾比神色平静,也没有多说什么。
反正这车他都已经上了,能怎么办?
仿佛是一晃眼的工夫,又到站了,除了这车厢的人以外,其他的一个也不剩了。
“……”
白发的男人似乎想说什么,但又止住了。
“真无聊呢。”不知道谁这么说。
金发的那个人的表情也没有像刚进来那样活泼了。

埃米突然间有种想哭的冲动,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哭,似乎是为了眼前的这些人,但他以前从来没见过他们。
“快了吧,马上就要来了。”
那个黑发女生站起来看着什么都没显示的,仿佛是电子钟一样的东西说,
“反正大家都是经历过一次的人了,还怕什么呢。”
埃米又看看艾比,他也不知道他到底在这辆列车上到底看了她多少遍。
他想要她告诉他答案。

“……”艾比闭着眼睛。

在意想不到的时刻,每个人身后的玻璃全都碎了。
“到点了。”黑发女生纵身一跃,跳入了快要完全变亮的车外。
紧接着,像是打响了第一枪一样,其他的人也一个接一个的跳了出去。
埃米没注意谁是最后一个离开的,他惨白着脸,对着艾比。
“这车究竟什么时候到站?我们什么时候才能离开?”
艾比摇了摇头。
“这辆车,在只剩下一个人的时候才会真正停下。”
她望向唯留点点灰色的车外,
“……我觉得,这次我有当个帮弟弟扛着担子的姐姐了吧。”

“……不、不要!不要走啊!”
埃米双手紧紧拽住她的手臂,“这是怎么回事?你们为什么要下站为什么要跳车为什么要把我蒙在鼓里接着让我一个人到终点——!”
“为什么!根本让人搞不——!”

“因为,凹凸大赛啊。”

紧接着,埃米紧紧抓住的地方就像空气般消失,最后看见的,是艾比跳下去的样子。

------

埃米从梦中惊醒。

他似乎做了一个梦,但内容他却一点也不记得。

他下意识的抬手,却摸到了软绵绵的东西。

是条黑白色的围巾。

他突然间大哭起来。

------

“就算死掉了……也……”
淡淡的忧伤的话语在他的耳边轻轻诉说着什么。

“最后……见”

“……谢谢”

作者的话:

超罕见的两千多字,自己都没想到(笑)。
其实原本的脑洞压根不是这个,但作为分支思路却最快让我写了出来。
原思路的话,以后抽时间也会补的(然后又坑了→不)
最后的那一段灵感来自坏苹果战争的某badend,女主妹子最后的那句断断续续的话当时看了简直哭晕……
造成pg-13这个分级的罪魁祸首就是那几个脏词,没了的话我大概会分到pg吧……_(:з」∠)_(有跳车分到pg没问题吗?!)
然后这里补一下设定,让大家能更清楚的理解→
全是死者灵魂的电车,和凹凸大赛最后的胜利者埃米。
(为什么埃米赢了这个问题我不想解释)
埃米胜利了之后许下了“再见一面”这样的愿望,结果作为灵魂的大家又再一次见到了。
离开的顺序还是那个顺序,有的人没写不代表我忘了(比如莱娜)
下站→排名不够
跳车→中途死亡
某莱德和某蚂蚁这里算中途死亡。
“错过了一站”→为金专门设立的,也不能让人家跳窗进来啊
“下一站快要到了”→一百线
“就到了下一站”→五十线
“又到站了”→二十线
这里的到站速度是越来越快的,刚开始的那站是正常速度,后面就变了。
(为什么一堆人中凯莉先死这个问题……这是在排除前十的情况下随便抽选的……如果有不适感真的很抱歉quq)
最后的话是艾比的心声,对于能再见到的感谢(?)
※※※※※※
感谢阅读!!!